021小说 > 我在三国当暴君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何氏兄妹
    紧接着,何进又看到了已经趴在地上的王谦,顿时又是一脸讶然道:“王长史怎么趴在了地上?”

    而这边的情况同时也吸引住了何皇后的目光,何皇后也向这边看了过来。

    尤其是看到地上的血迹。何皇后顿时一脸嫌弃,秀眉轻皱道:“这是怎么回事?此乃先帝灵位前,尔等怎么能让血洒一地?”

    “伍孚呢?”不知为何,何进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顿时向身边人问道。

    身边之人看了一眼刘协,却是没敢说话,而是指了指祭台所在的方向。

    何进顺着此人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祭台上面有一个球状的物体,定睛看去不是伍孚是谁?而且祭台的桌子旁,一条长长的血线顺着桌沿不断向下滴着。

    “可是德瑜乎?”何进忙不迭就走上前去,来到祭台前才终于确认这个头颅正是伍孚的。

    而何皇后见到何进如此大的反应,不知发生了什么时候,加上此时何进背对着何皇后,正好将何皇后的视线给遮挡住了。

    只见何皇后走到何进身旁,正要向何进问道:“兄长手中拿的是......啊~”

    当何皇后看清楚何进手中所拿的物什的时候,惊声尖叫起来,响彻整个大殿。

    何皇后哪里见过这等阵势,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就放置在此时何进的手中。

    何皇后唯一对于血腥有的印象,就是小的时候父亲在杀猪时候无意间溅起的血花。

    不过即便是小的时候,不管是父亲还是哥哥都也不会让自己见这些。

    何进被何皇后的惊叫声吓了一跳,赶忙将头颅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不过即便如此,何皇后还是被吓得面无血色,差一点摔倒在地上,也就是身后的宦官宫女反应快,这才堪堪将其搀扶住。

    而此时刘辩担心母亲也跑了过去,刚才在袁隗怀中,所以只知道伍孚死了,此刻见到地上的一大滩鲜血,刘辩也是吓得够呛。

    对于自己的这个皇弟,刘辩心中又是愧疚又是钦佩,不管是老师袁隗还是母后何皇后亦或者舅舅何进,都曾经教导自己帝王心术,但是刘辩一直学不会。

    其实在刘辩的心里来说,自己这个弟弟才最适合做皇帝,但是刘辩却从来不敢将这话告诉任何人。

    痛失爱将,何皇后又被惊吓,大将军何进此时有些出离了愤怒。

    “这究竟是何人干的?”何进一脸怒气地对着在场所有人问道。

    见到何进怒了,大家都不敢大声喘气,众皆低头。

    而何进在说出此言的时候,目光却是不自觉的扫向刘协。

    即便是不用问何进其实心中也是清楚的,这件事情恐怕正是刘协所为。

    因为除了刘协以外,别的朝臣一者是指挥不动执金吾,再者除非他们是疯了。

    见到何进看了过来,刘协一脸淡定,仿佛是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般道:“何大将军,此僚在父皇的灵牌之前嬉笑怒骂,有辱先皇在天之灵。

    更有甚者,此人竟然说自己只知何大将军而不知太子、不知渤海王,简直就是在给大将军你泼脏水啊。

    孤哪里能够相信此僚之言,见他放肆无比,于是就让人将其头颅砍下祭奠父皇了。”

    刘协说得半真半假,一副是从未何进着想的角度出发,仿佛何进的人被杀之后还得反过来感谢刘协一般。

    原本还想发作的何进,听到刘协之言后却是一下子生生止住了。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何进强忍着怒气,何进感觉这个渤海王似乎有些不太好对付啊。

    之前虽然听说渤海王在渤海的时候,鼓捣了许多事情,但是大多数时候何进也都是听一听笑一笑就罢了,觉得那渤海王不过是个少年罢了,就算能鼓捣也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但是今日何进当真对上的时候,何进发现自己之前对刘协的认识似乎有误,而且大错特错。

    在刘协来到洛阳之后,何进专门还让人去城外暗中观察了一番渤海的军队。

    却是发现渤海来的军队虽是在洛阳城外驻扎,但是却是纪律分明、秋毫无犯,甚至于都没有见过一个渤海军进洛阳城逛过。

    所有人都“龟缩”在大营当中,渤海的大营就像是个乌龟壳一般,渗透都渗透不进去。

    何进让手下扮成普通百姓尝试过,却是很快就被发现驱离了。

    据回报的军士说,隐隐能够听到大营之中传来阵阵操练之声。

    原本何进觉得,刘协这么短时间从渤海拉起的队伍,不过是一群人数众多的散兵游勇罢了,但是就现在的认识来看,这样的一支军队,让何进都不得不重视了。

    与此同时,何进对于刘协此行的目的也产生怀疑了。

    若是说之前有人告诫何进刘协可能会带着兵拿下洛阳,以谋取皇位,那何进还可能会笑一笑,且不说大义在自己这边,太子只有刘辩一人,即便是刘协攻打洛阳,洛阳城高沟深,怕是也无济于事。

    虽然何进在军事上只是个二把刀,但是听到手下的汇报尤其是脸上的凝重之色的时候,何进也不敢托大了,派人全天候监视渤海大营,稍有不对就立马关闭洛阳城门。

    回了回神,何进却是向刘协说道:“这么说,末将还得感谢殿下了?”

    二人彼此心知肚明,却是没有说破。

    而此时刘协却是说道:“感谢就不用了,孤这也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嘛!”

    刘协一副谦虚异常的样子说道,仿佛真的是乐于助人一般,直把何进气得够呛。

    “哼!”

    何进犹如被一地苍蝇屎恶心到了一般,想说什么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刘协,你究竟想做什么?这可是在你父皇的灵位之前!”这时,一声凄厉地声音响彻大殿。

    众人看去,却是刚刚才缓过神来的何皇后。

    何进毕竟是大将军,经历的事情多了,城府也更加深沉一些,而何皇后则不同,相对来说却是妇人心思,看到发生的事情如何能够忍得住,直接便叫了出来。

    而一旁的杨彪,见到眼前这一幕,心中却是暗道一声:“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