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起点 > 第175章 情势急转直下
    翔羽总部,模拟机大楼,休息室。

    “徐先生,这次真的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这边如此配合,验证结果也不能这么快出来。”调查组组员收好硬盘,其中存储有这次模拟机验证的各项数据以及操作录像。

    徐清摆摆手:“没事,都是应该的。”

    之前有什么特情或者不安全事件的时侯,局方都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将一些数据交给徐清。虽说也有给徐清面子的前提在,但是徐清总归是承了局方的情。

    调查组组员看了下手表的时间:“时间不早了,那徐先生我就先回去了。”

    眼看人要走,徐清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臂,在调查组组员犹疑的目光中,笑道:“结果现在就发回去吗?”

    “现在?那倒不会!时间太晚了。明天我起早亲自将结果送到组长那边。”

    徐清顿了一下:“那这次调查仅限于内部吗?最后会公开吗?”

    调查组组员这时候也不急着离开了,转过身子,眼神灼灼地望向徐清:“徐先生,是有什么问题吗?你尽管说,以你的身份,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徐清扫了下周围的其余人等,调查组组员会意,对着他的人说:“你们先出去。”

    “你们也出去吧。”徐清同时屏退了翔羽总部的陪同人员。

    等到闲杂人等都出去了,调查组组员被徐清招呼着坐下说话。

    调查组组员率先开口:“看来是真有事啊!”

    “人多口杂,还是要注意下的。”徐清竟是主动给调查组组员斟茶:“这次的谈话可以跟你们组长说,其他人就免了吧,你看如何?”

    对于徐清给自己倒茶的行为,调查组组员有些受宠若惊,同时他也有些忐忑:“徐先生,你这样我可真是害怕了。你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们更办不了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当然,徐清人品还是有保证的。调查组组员还是有信心徐清不会让局方走歪路的。只是要是一些忙没帮上,调查组组员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说实话,别看徐清有种种特权,清源集团也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徐清的个人影响力带来的民航产业大发展是毋庸置疑的。身为整个行业的管理者,局方还是非常感激徐清的。同时,徐清即便身有特权,但是很少做仗着特权耍横的事情,算是人品相当不错的。

    这么个对民航贡献大,人品又好的人罕见地请局方帮忙,要是没帮上,局方这边都不好意思了。

    “倒也不是帮忙,准确来说是打听个事儿?”

    调查组组员端起的茶杯定在半空:“什么事儿?”

    不过一秒,调查组员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将茶杯放下:“星游6233的事儿?”

    徐清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去!”调查组组员差点儿跳起来,心脏那是砰砰直跳:“徐先生,这事儿你可万万碰不得啊!这可比烫手山芋还烫啊!”

    昆阳河迫降事件伤了那么多人,早就成为举国瞩目的事情,而且从现今的地方来看,机组的处置是有一定值得商榷的地方的。因而,所有参与进来的人怕是都要做好狂乱的舆论压力。

    徐清是什么人?那是民航的一面旗帜,一个榜样。榜样是不能有污点的,要是徐清掺和进来这次迫降事件,还惹了一身骚,那对国内民航的形象打击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正是基于此,调查组组员才是极力希望徐清完完全全置身事外。

    徐清如何不能理解局方的考量,可是他怎么可能真的置身事外:“不瞒你说,这次昆阳河迫降事件的那个副驾驶跟我有些渊源。如果仅仅限于圈内处理,那我倒是无所谓。可要是面向公众,那我怕他顶不住。”

    “原来是这样啊!”调查组组员沉吟片刻,环视四周,压低声音道:“徐先生,这事儿我也跟你说了。你也应该知道网上现在是什么状态了。那根本就是要翻了天了!这件事就在圈内消化的可能性基本没有。另外,我听说受伤的乘客已经开始抱团,一边向总局请愿,一边准备联合起来告星游航空。而且刚才的验证结果你也看到了,机组是择不干净了,只要调查结果一公布,他们的职业生涯怕是到头了。很多人不会看机组在尽力做什么,他们只会关注机组的失误,并且狠抓一点,不断上升。现在的时代就是这样,网上说话大多不用负责,根本没有理性而言。”

    其实调查到现在,组员也大略知道什么情况了。

    机组肯定是有失误的,但是他们有自己的理由,并且为之努力过,用上帝视角评判一切是不合理的。

    而且,一如网上判案,死刑起步一样,不少人只会借此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只要当事人稍有问题,就会恨不得往死里整。同时,情绪这种东西是会传染的,部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会被带动起来。他们或许没有那么多恶毒心思,纯粹就是要参与进来而已。这就会导致网络上的整体风向被带偏。

    要是不管吧,他们会说官方独裁,不听民意。可要是听了,极易导致惩罚过重,有失公允。因而,这件事就是一个死结,根本解不开。

    所以,有的时候事情出圈并不是什么好事。

    徐清也知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舆论,舆论有的时候是可以推动时代进步,有的时候确实可以杀人的。至少这次,徐清觉得外界舆论将会对徐显产生难以想像的压力。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总不能放手不管啊!”徐清脸上满是愁容,他已经很少有这种情绪了,就算是当年新机型遇到难关的时侯,徐清都没有这样过。

    其实在问调查组组员之前,徐清差不多已经知道答案了。现在网上闹得这么厉害,局方不可能置之不理的。可是,徐清还心存侥幸,结果和他预想的一样。

    “行了,留你到现在。”徐清干笑两声,缓缓起身,这是要送客了。

    调查组组员看徐清情绪低落,显然是没有说话的欲望了,也就乖乖地离开了。

    临到门口时,调查组组员停了一下,他忽地转过身子,留下了一句话:“徐先生,其实飞行不过是一个职业而已,不做了,还有很多其他事的。”

    徐清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却是没有说话。

    他明白调查组组员的意思,徐显现在已经是麻烦缠身了,干脆从此退役,一了百了。

    “是啊!要是他是个普通人多少,也就没什么可惜了!”徐清轻声叹道。

    这两天,他是在清源集团总部,滇云市和翔羽总部来回飞,就没怎么歇息过,脸上已经布满了倦容。

    调查组组员离开后不久,王文涯进来了。

    徐清抬了下眼皮,问道:“打听得怎么样了?”

    王文涯同样脸色不好看:“狼已经咬上肉了,不会松口了。”

    “你可不可以私下跟他们沟通一下,让他们暂停对迫降事件的大幅报道?”

    “不行!国内民航已经几十年没遇到这等大事了,我压不住他们。现在就算咱们在媒体这块做得不错,但要是施压让他们不报道,很容易被群起而攻之的。”王文涯道。

    即便鹏腾信息现在已经是民航界的第一媒体,但是断了人家的财路,那是在各行各业都是大忌。

    昆阳河迫降事件是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不安全事件。且不说以王文涯的能量根本就压不住,就算压住了,那无异于变成其他媒体的眼中钉,成为众矢之的的感觉可不是多好啊。

    “跟我想得差不多。”徐清颓然地往沙发上一靠,显得极为疲惫。

    现在就是舆论媒体的狂欢,谁敢妄图挡在滚滚浪潮之前,将会被碾压成碎末。

    “我打听到一些事情。”王文涯忽然说道:“有些媒体好像挖到了些不得了的东西,说是对徐显极为不利。”

    “不可能!”徐清半眯着的眼睛猛地睁大:“滇云机场的着陆分析刚刚送出去,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的。”

    在徐清看来,对徐显最致命的就是滇云机场的着陆可行性分析。可这结果刚刚交到调查组组员手里,媒体不可能知道。

    “不对!你是说徐显还有问题?”徐清望着不说话的王文涯,眼皮狂跳:“徐显还有什么问题?”

    说实在的,现在网上虽然有些零星的消息,但是并不具体。就是这么些零零散散的东西着实不该跟“不得了”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王文涯的那些媒体朋友都是人精,他们分得清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没用的。既然他们都说是不得了的东西,那大概率是不会信口开河了。

    可是,他到底漏了什么问题了?徐显还有什么其他的致命问题?

    ......

    “所以,飞机接地后,飞机的舵量输入都是徐显来的?”沈延嗣不可思议地看着对面的李治明:“你是机长吗?”

    面对沈延嗣的质疑,李治明苦笑道:“如果单说之前的那件事的表现,我确实算不得一个合格的机长。”

    沈延嗣强压下内心的怒火:“通过第一个桥涵是徐显修的,第二个呢?”

    “当时飞机接地后,机轮把地层压碎了,所以方向出现了偏差。徐显立刻修正了飞机的方向,但是还是有一定的偏差。通过第一个桥涵之后,飞机的偏差变大,最后还是徐显修过来的。”李治明说道:“之后,徐显好像撞到头了,陷入了昏迷,最后就是我控制的方向。”

    “就控制成那个鬼样子?要不是飞机及时停下了,你又要撞桥墩了。”沈延嗣冷笑道。

    在迫降现场,调查人员已经还原出飞机的接地后轨迹了。在最后一个桥涵之前,其实飞机依旧有极为明显的偏差。要不是飞机及时停住了,最后那一下,能直接把飞机大翼撞断。

    对于沈延嗣的嘲讽,李治明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他确实没有反驳的立场。

    “别的人什么结果不知道,反正你肯定是机长保不住了。就你?根本就是给我们机长丢人!”沈延嗣冷喝道。

    他不是一开始就坐办公室的,沈延嗣是当了十几年的机长后面调入局方工作,所以他更能理解李治明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来的无能。

    “我接受局方的一切处罚。”李治明宛如丢了魂魄一般,怔怔地回答道。

    “哼!也没你不接受的份。”沈延嗣道:“对了,你对徐显不愿意降落滇云机场和昆阳机场有自己的想法吗?就没有想过徐显是错的?他怎么飞,你就不管了?你难道不知道徐显对于涡扇叶片转动的阻力问题是分析错了吗?”

    “事后回想起来,徐显在这个问题上好像是说错了。但是,其实对我影响也没差。当时,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思考了,一心就想着返航角落到滇云机场。那时候,决定返航滇云机场的起初,我只是简单算了下高度是足够的,后面像风,温度,障碍物就没有想过了。至于徐显说的那些话,我当时就没想到认真思考过。”李治明说道。

    李治明在返航滇云机场的时侯,那基本已经魔障了,根本不能进行正常的思考。徐显当时要夺取李治明的权力,其中一方面就是看李治明脑子已然卡壳了。

    “那昆阳机场呢?”沈延嗣没有立刻发表自己的看法。

    说到昆阳机场,李治明有些拿不准:“昆阳机场的话,徐显当时是觉得前一晚下雨了,土层松软,机轮极易容易陷进去,那时候飞机就很危险了。说实话,其实我们并没有直接的数据可以证明昆阳机场的土层是否已经被雨水侵蚀到完全不能承担飞机接地了。不过,当时我是赞同徐显的。不仅仅是对昆阳机场的土层强度有疑虑,还对接地后的制动有担心。”

    李治明的意思很明白,且不说昆阳机场的土层能不能承受得住飞机的接地载荷。至少,由于积水的影响,土层刹车效应是极差的。飞机在接地之后,极易出现打滑的情况,这对飞行安全来说,同样影响极大。

    “嗯,有点儿道理。”沈延嗣嗯了一声,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突然,沈延嗣拿出一份资料递给李治明,脸上逐渐爬上了笑容:“你对昆阳机场的分析是对的,那边确实无法落地。十次模拟着陆,只有一次勉强算是有效落地。至于滇云机场,经过模拟机验证,十次尝试性着陆中,有六次着陆成功了,这已经是完全是可行的方案了。”

    任何进近着陆都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着陆成功,即便是各项影响因素都是正常的,依旧可能出现着陆不成功的情况。

    对于双发都失效的情况下,六成的着陆成功率已经算是具有相当可行性的方案了。

    “六成?”李治明轻轻地吐出两个字,看上去有些失神。

    “你看上去不算是很开心啊!模拟机验证结果不是符合你的坚持吗?这不是好事?”沈延嗣露出一点儿意味深长的笑容。

    至少在舱音记录中,李治明是坚持返航滇云机场的。不管是李治明是经过深思熟虑,还是单纯死心眼,反正结果是证实李治明是正确的。

    如此看来,李治明应该高兴才对,至少挽回了些许尊严。听到这个消息后的反应跟沈延嗣的预计似乎不太一样。

    “人还是要脸的。”李治明咬牙丢下这句话。

    “哦?”沈延嗣眉毛一挑,表情有些戏谑:“你可以看看滇云机场的分析报告,会有意外惊喜的。”

    “嗯?”李治明颇为意外,拿起一沓子资料开始翻看起来。

    大约一刻钟后,李治明表情越来越奇怪:“成功着陆的六次中有五次是持续保持最佳滑翔比的,可是这个前提不可行啊!”

    “发现啦!”沈延嗣敲了下桌子:“确实有问题。”

    “我记得徐显算过飞机的滑翔比,即便我们按照了计算机给出的速度,可是依旧达不到最佳滑行比,那这个模拟机验证就没有参考性啊!”李治明将最后一张纸看完:“这种验证结果,我不认同。”

    “我知道!”沈延嗣收回资料:“说真的,我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这份资料里附上了模拟机设置的所有参数,跟星游6233当时的状况一模一样。可是在模拟机上飞机的滑翔比却跟实际的对不上,也是奇了怪了。”

    在星游6233双发故障的初期是尝试过返航进近的,当时下降的高度和飞过的水平轨迹是可以在飞行数据记录仪上查出来的,这么一算,滑翔比就能一清二楚。

    而在模拟机验证的时候,相同位置,模拟机的滑行比真实运行要高出一些,也就是说,在模拟机上的滑翔性能莫名比真实运行要好一点点。

    然而,所有的飞机参数和环境参数都是跟着真实来的,得出模拟效果还是有那么一些差距的。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点儿偏差是可以忽略的。但是对于双发故障,滑翔着陆,尤其当时高度正正好的情况下,滑翔性能的一点点偏差,那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就是模拟机上验证时的那点儿多出来的没来由的滑翔性能,就使得徐显认为没可能的落地概率变成了六成。

    然而,按照徐显计算下来的星游6233的真实滑翔比,基本就没有降落到滇云机场的可能性。

    “那要重新验证?”李治明问道。

    沈延嗣:“翔羽总部的那架模拟机已经是国内最好的了,想要更好的模拟机只能去波音总部了。可是波音总部的模拟机基本行程就满了,近期是约不到模拟机的。”

    “那怎么办?”

    沈延嗣一耸肩:“我咋知道,看总局那边怎么说了,到底用不用这份验证资料!”

    “这可是一口大锅啊!可不能随便扣我们头上。”李治明无奈道。

    “看总局怎么说了。”沈延嗣道:“你好好等着就行,应该过几天就有局方的新闻发布会了,到时候你们都要参加。注意一下形象哟!”

    沈延嗣站起身来:“有了结果,我们会提前通知你们。不要跟别人说事件相关的任何内容,如果出现违规信息透露,那就是罪加一等。”

    现在星游6233当事机组的所有人已经全部隔离开来,除了徐显伤势较重,允许其直系亲属每天短时定期探望之外,其余所有人不允许出门,不允许打电话,不允许上网,每天除了送餐人员就看不到第二个人了。

    这次事件影响太大了,局方要杜绝任何串供的情况。

    在把徐显送到仁心分院之后,温静姝就再也没见过徐显了,在徐显的病房门口,二十四小时有局方人员守着。

    星游航空董事长办公室,杨宁在跟温静姝汇报星游6233事件的后续。

    “你说多少?”温静姝在听到杨宁说的赔偿额时,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重伤的三十多人要求的赔偿是五十万一个人,其余非重伤人员则是十五万一人。”杨宁面无表情道。

    “那不就是不到四千万了?”温静姝直接给听乐了。

    “对的!加上飞机的维修费用,以及昆阳河道的损坏赔偿,这次损失将超过一个亿!”

    在这次事件中,两台发动机几乎报废,两侧大翼严重受损,机身亦有一定损伤,光是飞机的修复费用就是一大笔。

    另外,飞机迫降昆阳河道,对河底造成了一定的损伤,也要赔偿。

    “一个亿!”温静姝将损失分析报告直接丢在了桌子上:“局方对这次事件的态度怎么样?”

    “局方那边好像对本次事件的态度好像不是很恼怒,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削减航班和小时数的风声。可能局方那边并不能机组存在大的问题。”杨宁道:“我听说局方的一项模拟机验证结果对机组不利,不过好像验证过程有问题,局方并没有将验证结果发布出来。”

    在此次事件调查期间,为了平息民众强烈的“求知欲”,局方不会定期地披露一些事件细节。其中,充分表明了机组所面临的困难,对于副驾驶夺权和二次改航的事情都是一笔带过,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局方是想要保机组的。

    对于最重要的昆阳机场和滇云机场着陆分析,昆阳机场的结论早早就发布了,而滇云机场的分析报告却捂着迟迟没有发布,理由说是技术原因。

    普通人不知道真实情况,可是圈内人还是有些渠道的,就算不晓得滇云机场的着陆分析具体内容是什么,但是基本都可以肯定滇云机场的分析报告是出来了的。

    然而,明明已经出来的滇云机场着陆分析报告却就是秘而不发,稍微有点儿脑筋的人都知道局方什么态度了。

    一旦一家航空公司出了重大特情,其原因还是机组原因的话,不仅仅会有对机组的处罚,对航空公司也会有处罚。

    最为常见的就是削减公司的运行小时数,削减航班量,暂停新航线的申请,这对一家航空公司那是降维打击。

    有不少出了空难的航空公司撑过了巨额赔偿,却没撑过后期受限的经营环境。

    既然局方没有制裁星游航空的意思,那就可以从侧面印证局方并不认为这次事件中有明显的人为失误。

    “局方有说过什么时候开发布会吗?”局方要为此事召开新闻发布会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只是具体什么时候召开就没个定数了。

    杨宁:“局方那边的意思好像是准备再等几天,等事件的热度再降下去一点。”

    现在局方每天发一点儿消息,每天发一点儿消息,这样就不会被人说不干事儿。不过,控制消息发布的速度就可以人为拉长此事的周期。只要战线拉长,事情热度就会自然而然地降下来,等降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召开新闻发布会是相对安全的做法。

    “这次局方是费心了。”温静姝叹道。

    杨宁:“好像是徐清先生出面了。”

    “哦?那怪不得了。”温静姝道:“赔偿的事情让集团法务部去谈,不过要是真谈不下来就算了,不要做得太难看。”

    “知道了,小姐。”

    温静姝交代完所有事情:“还有事情吗?没事的话,宁姨你就先去忙吧,新闻发布会时间确定了跟我说下就行。”

    说完,温静姝挥了挥手,开始闭目养神,最近一段时间她着实费了些心力。

    杨宁看温静姝心力交瘁的样子,默默地退出了办公室。

    .....

    三天之后,昆阳河迫降事件新闻发布会现场。

    星游航空直接清空了整个基地大楼一层大厅,作为新闻发布会会场。非必要情况,不允许员工到一层大厅,也不允许楼上围观。

    这次新闻发布会星游6233的整套机组都会出席,同时局方调查组组长沈延嗣作为局方代表也将会过来。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徐清和韩起竟然也在名单之列。

    其实,原本新闻发布会是没有邀请徐清和韩起的,这事儿毕竟跟他们没关系。结果两个大佬不知道什么情况,竟然主要联系局方要求参加新闻发布会,着实怪异无比。

    徐清还好,局方听说他跟徐显有些关系,可是韩起是什么鬼,局方就怎么也想不明白了。

    当然,不明白是一回事,该同意的还是会同意的。民航界的两根柱石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台上人员名单确定后,台下观众一部分是媒体人员,一部分是星游航空的飞行员。

    虽然这件事儿跟其他飞行员没什么关系,但是拉壮丁,当观众已经算是常规操作了。那么些飞行员就是鼓鼓掌,烘托一下氛围就行。

    原本,连山雪是不用过来的。不过,她跟机队说了下,还是去了现场。

    发布会开始前大约十分钟,徐显和星游6233当事机组,徐清,韩起,沈延嗣全在一个房间,这就是全部的上台人员。

    “这次会有媒体提问环节,你们不会说得太详细,尽量模糊带过就行。尤其是关于滇云机场着陆分析的报告,能不提就不要提,如果媒体那边一直在问,你们就说是技术原因,暂时还没有出来。”沈延嗣嘱咐道:“知道没,徐显......还有李治明?”

    没错,就算到了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滇云机场的着陆分析都没有公布出来。先不说这个着陆分析是有一点儿问题的,擅自发布对机组不公平。另外,局方有意保机组,所以肯定不会发布对机组几乎致命的滇云机场分析报告。

    因为局方鸡贼的新闻发布策略,导致外界对没有发布滇云机场着陆分析报告竟是没有发觉。只要新闻发布会之后,给事件定了性,后面事情的热度就会持续下降,民众不会将注意力始终放在一个已经定了性的问题上。

    已经定型的事情代表着某种意义上事情已经结束了。

    不得不说,在昆阳河迫降事件上,局方对当事机组算是仁至义尽了。什么时候局方做事还要考虑到机组了?

    对于自己的处罚结果,星游6233的当事机组其实都已经知道了,这次新闻发布会正好也宣布一下。

    跟预料的不一样,没人收到的处理结果都比预想的要轻很多。几乎所有的当事机组都对局方那是感激涕零。

    徐显和李治明两个人都是不约而同地连连点头,非常乖巧。

    “行吧!你们准备一下,马上就要上台了。”说完,沈延嗣打了个哈欠,先是出了房间透透气。

    由于徐清和韩起也在场,机组的所有人员都显得有些拘谨,就连多日不见的徐显和夏情都只是眉目传情,并没有一述衷肠。

    没过多久,有工作人员过来喊人,让他们上台去了。

    徐显等人被带着上了台,在上台期间,徐显发现了连山雪和温静姝竟然都在,而且都是在第一排。此时,徐显的记忆已经恢复了不少,大约知道自己和连山雪以及温静姝的关系。望着前面走着的夏情,徐显脑子里那是一团糟啊。

    众人落座,发布会开始,节奏倒是很快。

    本次新闻发布会是由沈延嗣作为主讲人。他先讲了一下迫降事件的大略过程,然后就是期间机组所做的努力,以及乘客受伤情况以及后续事件的处理,另外还额外发布了对在此次事件中受伤人员的赔偿方案。

    不得不说,沈延嗣作为新闻发言人还是相当有天赋的,声音极有磁性,让人听上去非常有说服力。

    “下面就是媒体提问环节,跟之前通知的一样,一家媒体有最多三次提问机会,请诸位先打好腹稿。”沈延嗣说道。

    这次吸引而来的媒体数量众多,肯定是要限制提问数量的。

    一到这个环节,台上所有人的心里都开始紧张起来了,这才是要命的时候。

    就连台下的温静姝和连山雪都不例外!

    过了一会儿,沈延嗣对下方媒体说道:“可以了?那......哪位先开始?”

    话音刚落,台下大量的记者举了手,沈延嗣随便挑了一个:“每日民航的记者,你先来吧!”

    每日民航的记者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话筒,笑着说道:“我提问的对象是当事航班的副驾驶徐显。”

    徐显一怔,有些没想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被问的人,有些紧张道:“哦哦,你问。”

    而同时位于台上的徐清和韩起却是心有预感。

    韩起看着那个一脸笑意的记者,凑近徐清,说了句悄悄话:“我怎么感觉来者不善啊?是我多心了?”

    徐清眼皮微微耷下:“你没感觉错!”

    “你好,是这样的!我看了下局方发布的所有相关信息,发现关于着陆机场分析报告只有昆阳机场一份,却没有滇云机场的着陆分析报告,实在奇怪得很。不知道徐副驾你知不知道这滇云机场的着陆报告在哪儿?”

    在场的台上除当事乘务员不明白滇云机场着陆分析报告的重要性以外,其余所有人的眼睛瞳孔都缩了起来。

    这记者的问题简直就是直指命门啊!

    “这个......这个信息发布的事情跟我们好像没什么关系,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徐显想打个太极,把事儿糊弄过去。

    那个记者一脸无辜地说道:“不应该吧,这么重要的东西当事机组都不知道?听说今天也会发布对你们的处理结果,这都到事情结尾了,你们都不知道滇云机场到底能不能落,这不合常理吧?或者说,局方根本就没有相关的调查?”

    好家伙,一看徐显不肯说直接扯到局方办事不力上了,这嘴是比刀子还锋利啊!

    事到如今,这个记者是铁了心要问出个子丑寅卯了,看来躲是躲不过去了。没想到一上来就开局不利啊!

    既然知道躲不过了,索性沈延嗣代为回答了:“是这样子的!滇云机场的着陆分析报告因为技术原因暂时还没有出来,后期一旦报告出来了,我方会即刻公布的。不过,这个滇云机场的着陆分析报告对事件定性影响不大......”

    沈延嗣一是想把这事儿拖过去,二是希望淡化滇云机场着陆分析报告的重要性,不要让人老盯着这玩意儿看。

    “沈组长的意思是报告还没有出来了?”记者忽然笑道。

    沈延嗣点了点头:“对的!这次事件的参数还原有些复杂,可能需要波音总部那边的支持,我们已经尽力在协调。”

    “是这样的吗?”记者突然拿出一叠子资料:“可是我这边怎么会有一份滇云机场的着陆分析报告?而且,上面的内容很有趣,说是滇云机场具备有效的着陆可行性?”

    一时间,全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