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起点 > 第153章 儿媳妇的人选
    不得不说,徐显真的是直男癌晚期了。刚刚连山雪还在聊姓氏传承,虽然最终还是要落到生孩子的问题上。但是如此赤裸裸地说出来,还是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只能说徐显应该是注定单身的命。

    可惜,徐显拥有一个好皮囊,仿佛就拥有了正义。

    “这不是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意见吗?如果是两个孩子的话,那就比较容易说服男方了吧,我看现在还是有不少这种情况的。”徐显说道。

    虽说时代发展了很多,但是随父姓依旧是主流。当然,随母姓的情况也比以前多了。像是天眼杂志的总编叶静的女儿叶灵就是随着母姓。

    连山这个姓氏确实太稀有了,徐显也觉得有传承下去的必要性。

    现在年轻人的观念越来越开放,如果只有一个孩子就随了母姓,可能还有些心理压力,或者在长辈那边不好交代。可要是有两个孩子,那事情就好办很多了。

    连山雪俏脸通红,虽然知道徐显说得有道理,但是这般直白,还是有些不习惯。

    “是很有建设性......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男生在我面前提生孩子的事情,还是生两个。”连山雪笑道。

    “哎哟,英雄儿女不拘小节,在乎这个?”徐显倒是很放得开:“怎么样......认同不?”

    连山雪苦笑:“很难不认同!”

    “是吧!”徐显嘿嘿笑道,还在心里偷偷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忽然,连山雪问道:“如果你有两个孩子,愿意让一个孩子随女方姓吗?”

    “说实话啊!如果第一个孩子是男孩子的话,第二个孩子就没问题。我家是没有皇位要继承,可是没办法,我爸妈老封建了,不给他们一个交代,能烦死我。”徐显笑道:“不过从生物学上来看,Y染色体是可以一直随着男孩子传承下去的,而X染色体就不一样了。当然了,古代人也不会有这种想法,纯粹就是想生男孩子而已。”

    眼见谈话内容已经开始往着奇怪的方向演变,连山雪连忙岔开话题:“前天我去长隆总部,他们让我配合拍一个宣传陈麒的片子。陈麒知道吧,长隆火山灰事件的处置人。”

    “之一”徐显纠正道。

    连山雪笑道:“可能之一都是抬举他了吧!是吧,徐显?你说那个帮忙的人真就是大善人不成,做好事不留名?”

    “有可能吧!可能不仅仅是大善人,还是一个聪明的大帅哥吧。”徐显一本正经道。

    连山雪漂亮的眸子微微睁大,无比震惊于徐显的厚脸皮:“真是直达心灵的评价呢。你又怎么知道的呢?”

    “就算是没有见过那一位又帅又聪明还心善的好心人,但是冥冥之中,已经是神交已久,自然是拿捏得准的。”徐显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看上去有些憨憨的。

    连山雪差点儿笑出声来:“这样我就放心了。”

    “什么?”徐显愣了一下,他有些摸不清连山雪的意思,听上去没头没脑的。

    “没什么啦!”连山雪笑笑。

    “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个公司年终庆典的宣传片找到配合的人没?”徐显突然问道。

    “嗯?”连山雪着实莫名,怎么突然问到这么个话题:“有什么问题?”

    “我就是想着如果真的找不到人,我可不可以帮忙。”徐显纯粹是想要找个事儿帮下连山雪,还了恩情而已。

    连山雪大喜过望:“可以啊!就是由于找不到合适的人,营销总监那边都急疯了。徐显你这边没意见的话,我跟市场总监那边提一下。”

    由于要在上属公司的年终庆典上播放,关乎于星游航空的面子问题,营销总监那边是非常看重的。而且在配合人选上,也要考虑到连山雪的意见,因而一直拖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儿头绪。

    “对了!我最近受到处罚了,这个没影响吧。”徐显问道。公司宣传视频毕竟事关重大,调用一个近期受过处罚的人,不晓得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嗯?是什么大问题吗?”连山雪急忙关切起来。如果真出了什么大事,她应该是知道的,不过她并没有听到什么消息,想来徐显应该是没出什么大事。

    徐显认真想了下,虽说遗忘了平板,但是最后还是找回来了,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便是回道:“不算是什么大事吧。”

    “哦哦,那就好,我回去问问。”连山雪点点头。

    徐显笑道:“有消息跟我说就行,我这边随时待命。”

    ......

    长隆航空大会议室,董事会。

    温明远居于上首,将下面一众董事高层看了个遍。这不是董事会,而是在逼宫啊!

    “温总,想来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也清楚。要是你能安安心心地做二股东,都不用再操心长隆的事务了,等着分红就行。”陈钏率先发难道。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大局已定了。

    温明远没有回答陈钏的问话,而是看向了几名支持陈钏的董事,这些人就是曾经去陈钏私宅密谋的人。

    谁是自己人,谁是陈钏的人,他基本已经搞清楚了。

    “你们真就认为陈钏能带领长隆实现二次发展?”温明远冷笑道。

    不管是分红提高,还是股票收益都是短暂的,他们真正赌的是长隆航空的二次发展。在他们眼里,现在长隆航空的发展路线就是死路一条。或者,至少已经到了瓶颈期了,不求变的话,这就是长隆的天花板了。

    “陈麒这次事件正好为长隆进军中低端市场造势,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如何能错过?”一名董事说道。

    “自以为是的东西。”温明远冷哼一声:“就凭一个瞎猫碰上死耗子的纨绔,你们就想成为清源第二,痴心妄想!”

    “是不是痴心妄想,已经不是咱们温董事长所要操心的了。我是运气好,那又如何,你能夺了我的运气不成?温总,这是老天爷的意思,让你退位了。”陈麒在这一瞬间,那真是意气风发。

    温明远面色阴冷:“什么时候董事会是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了?你是董事吗?还是公司高层?一个中层也敢在董事会大放厥词?”

    “那是不好意思呢,温总!想着将来我要坐上那个位置,我就迫不及待地过来看看了。”陈麒口中的那个位置,就是现在温明远的位置。

    他的父亲陈钏将要接替温明远成为长隆航空的董事长,那他子承父业,坐上那个位置不是顺理成章,迟早的事?

    “可是我感觉你恐怕是不能如愿呢!”

    这时候,会议室的大门打开,温静姝跨步而进,直指向陈麒:“莫不是你觉得胜券在握了?”

    陈麒一耸肩:“胜券在握算不上,只是想不到失败的理由而已。”

    温静姝上身微倾,用只有陈麒的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窃贼而已,岂敢妄言!不就是威胁徐显而得到的东西吗?就用偷来的东西炫耀,不觉得羞耻吗?”

    “偷?不对!你说徐......”陈麒第一次变了脸色。他左右四顾,同样是压低声音:“你知道徐显?”

    “天上不会掉馅饼,掉下来了,也能砸死人。”温静姝轻声道:“既然连初始动力都没有了,那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要是没有陈麒事件带来的巨大流量效应,根本难以凿穿中低端市场已经固化的利益格局。

    如此一来,那些董事们想要的公司路线转变将只是镜花水月,那他们凭什么为了一点儿短期收益去反了温明远?这并不是一桩赚钱的买卖,至少从稍长远来看不是。

    陈钏的位子是挨着自家儿子陈麒的,虽说温静姝的声音很小,但是陈麒失色之下,没有控制住音量,稍稍大了些。那个“徐”字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旁边陈钏的耳中。

    陈钏可是知道真正出了大力的人是徐显,所以他对徐显两个字非常敏感。尤其是结合陈麒那有些慌乱的神色。

    有一种感觉,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仿佛出了大问题了。

    “取消新闻发布会吧,我们自当无事发生。”温静姝借机逼迫道。

    原本只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先是用徐显的名字吓唬陈麒,使其乱了阵脚,再行威胁之事,这就是一整套的常规流程。

    可是温静姝还是嫩了些。

    “无事发生?”闻听此言,陈麒从最初的慌乱中安定下来,忽地,嘴唇微微掀起,接着音量越来越大,变得无比的放肆。

    董事会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陈麒和温静姝,而温静姝也在顷刻间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她表现得似乎不够强硬了!如果她真的搞定了徐显那边,那无异于抓住了陈钏陈麒的死穴,早就是对着他们穷追猛打了,至少依着温家人的性子是这样的。

    然而,由于没有得到徐显事实上的帮助,温静姝天生有些底气不足,甚至连威胁和逼迫都显得有些无力。

    便是这一点儿反常的地方,就是被陈麒给抓住了。

    “原来你还没有搞定他啊!”陈麒冷冷一笑,转头对着自己父亲说道:“爸,走吧!”

    “嗯?这就走了?”陈钏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陈麒此时已经站起身:“走吧,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陈总,你说这......”一群支持陈钏的董事对事态的发展也有点儿掌控不了的感觉,在温静姝出现之后,这次董事会的调子似乎变得奇怪起来了。

    看着已经快到门口的儿子,陈钏真是骑虎难下。好不容易把温明远逼到这个份上,就这么错过这次董事会,那岂不是就给了温明远喘息之机了?

    然而,自家儿子是扳到温明远的关键所在,陈麒都不在了,那董事会继续下去的必要性还要就不存在了。

    “唉......”陈钏心中大恨,瞧了眼坐于上首的温明远,叹了一口气,也是随着陈麒出了会议室。

    这什么情况?一众董事都懵了,尤其是支持陈钏的董事们直接迷茫起来。今天难道不是给长隆航空改天换地的日子吗?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这也太草率了。

    有一个支持温明远的董事发觉气氛有些诡异,悄悄地问了温明远:“董事长,那这会?”

    温明远呼吸着空气中弥漫着的疑惑的气息,长出一口气,挥了挥手:“散了吧,主角不在了,没意思了。”

    一众董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谁带了头,一两分钟内,满满的会议室就只剩下温静姝和温明远了。

    眼下只剩下温家父女,话也能敞开了说了。

    “静姝啊,你刚才跟陈麒那小子说了什么?”温明远问道。虽然他没有听到温静姝和陈麒之间的谈话,但是他可是将陈麒前后的表情变化看得那是一清二楚。温静姝肯定是说了什么戳中陈麒痛处的话,不然陈麒凭什么善罢甘休?

    温静姝道:“爸,那个人我找到了!”

    “那个人?”温明远眼睛猛地睁大:“那个替补上来的人?是谁?人呢?”

    怪不得陈麒那么慌张,一切都说得通了。

    温静姝犹豫了一下:“爸......那个人是......徐显!”

    “徐......徐显!”温明远差点儿从座椅上跳起来,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非常罕见的,温明远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还是因果报应?

    自家的命脉竟是掌握在对头手里,这算是个什么事?

    “爸,你这是怎么了?”温静姝奇怪道。他们家跟徐家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奇怪,但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当然这是建立在温静姝并不知道温明远的所作所为的基础上,要是让温静姝知道自己老爹背刺了徐家,温明远现在的反应都算是相对克制的了。

    温明远发觉自己似乎在自家女儿面前失态了,轻轻咳了两声,稳定一下情绪:“徐显那小子怎么说?”

    “他不同意出面。”温静姝道。

    “什么?”温明远一拍桌子,气愤道:“这小子什么意思,见死不救?”

    忽然,温明远想到了一丝可能性,似是无意地问道:“徐显那小子还说啥了没?”

    “怎么了?”温静姝奇怪道。

    “啊?没事,没事!”一看温静姝好像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话,温明远这才是稍稍放下心来。

    “徐显本人好像是愿意帮我们的,但是有其他因素好像在阻止他,我猜测是徐叔叔的原因,只是我想不明白这么做的理由。”温静姝皱眉道:“据我所知,陈麒和徐显的交易内容是仁心医院的援助名额。我是明确表示可以提供比这个更丰厚的报酬的,但是依旧无法说服徐显,或者说是徐显后面的那个人。”

    “不用想了!就是徐景扬的原因。”温明远的指节颇有旋律地敲击在桌面上,思虑良久之后,跟着温静姝说道:“静姝啊,下面就我来吧,你不用管了。”

    现在问题已经转换到了老一辈的恩怨问题上,似乎不是徐显的问题了。

    “啊?爸你要跟徐显亲自谈一谈?”温静姝问道。

    温明远道:“跟那小子有什么好说的,你回去吧,这事儿不用你操心了。”

    温静姝哦了一声:“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在温静姝转身之际,温明远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连忙喊住温静姝:“静姝啊!你哥最近在滇云还老实不?”

    温静姝停住脚步:“爸,最近都在忙着集团的事情,我在滇云的时间不长。不过,我哥都多大的人了,人是难管束了些,想来不会出什么乱子。”

    “也对,我们对他的要求也就是不出乱子了。”温明远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静姝啊!你哥前段时间明确跟我说不想继承集团,以后集团怕是需要你操心了。”

    温静姝沉默片刻,还是回道:“以后再说吧。”

    ......

    会议室外,陈钏追上了正在打电话的陈麒。

    “杨秘书让你查过内部人员的购票记录是吧?”陈麒对着市场部的工作人员问道。

    每个集团内的子公司的市场部都有专人负责内部购票的事宜,陈麒那是一找一个准。

    “陈总,对的!”

    陈麒舔了下嘴唇:“是不是查一个叫徐显的?”

    “没错!”

    “好的!”陈麒挂了电话,正好望见自家老爹已经跟了上来,便是说道:“看来温静姝确实知道徐显的事情了。”

    “那怎么办?”陈钏一下子慌了神了:“那岂不是这件事儿就要吹了?”

    陈麒咽了下口水,看得出来他内心也并不是平静如水:“不会,至少暂时不会。虽然温静姝知道了徐显的事情,但是似乎没有说动徐显帮忙。只要徐显不愿意帮忙,那就算温静姝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就算温静姝公布了徐显的信息,但是没有真人出面,那效果就将大打折扣。虽说对他们的计划有些影响,但是应该还不是致命的。

    可要是徐显真人出面了,那将吸引几乎所有的流量,那才是真正致命的。

    “可是那个徐显为什么不愿意帮忙呢?”陈钏问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是啊!徐显干嘛不答应?他跟陈麒之间难不成还有其它感情不成,不就是单纯的交易而已吗?既然是交易的话,那不就是价高者得?单论现在的话,似乎财大气粗的温家应该更能满足徐显的胃口才对。

    着实有些诡异啊!

    陈麒也是想不通:“是啊!是什么原因呢?”

    他从不相信什么谨守诺言的鬼话,没有打破诺言只是利益还不够而已。不然,他也不会搞出一个候补名额以此来制住徐显。

    可是,现在温家入场。相比于他陈麒,温家显然是一个更加豪气的交易者,更何况还是在温家生死关头。徐显不愿意帮忙的确出乎了陈麒的意料。

    不管是什么原因,想得明白也好,想不明白也好,只要徐显没有同意出面,那就还有一线生机。

    “看来有必要亲自和徐显谈谈了。至少要在下一次董事会之前稳住他。”陈麒说道。

    ......

    滇云市第一人民医院。

    眼看着在医院蹭吃蹭喝的时光要结束了,尤其是想到老婆又要离自己而去,徐景扬最近那是天天长吁短叹的,感觉世界都变得灰白起来。

    徐显窝在沙发上吃苹果,徐景扬则是打着哈欠:“昨天我刷手机刷到你在滇云机场耍横的事情了,真有你的。没看出来啊,脾气挺大啊!就跟以前的你一样。”

    别看徐显现在性格柔柔弱弱的,但是在以前,准确来说,是徐家还没有破落的时候,徐显是一个极有主意的人,若是事情不按照他的意志发展,他就极为容易发火。

    “下面有评论吗?”徐显赶忙问道。

    徐景扬笑道:“没有,就是个边角新闻,放心。”

    当时围了那么多人,随便有个人拍了视频就能发网上,所以徐显也没有希望真就一点儿信息不出现在网上。不过,只要没有引起大规模讨论,都是可以接受的。

    “那就好!”徐显松了一口气。

    “什么那就好?”忽然黄瑛进来了,有些疑惑地望着徐显。

    “啊?没事!能有什么事。妈,我去一楼买点儿饮料,嘴里感觉淡淡的。”徐显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

    黄瑛还在后面喊着:“显宝,饮料少喝,买些酸奶也行。”

    “知道啦!”徐显非常敷衍地应了一声,身子已经到了外面。

    可是,刚出了病房门,竟是在走廊上面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情,你怎么在这里?”徐显望着走过来的夏情,立时收起嘻哈之色,装作一副正经人的模样。

    对于偶遇徐显,夏情也是表示很惊讶:“我妈摔了一跤,要住院两天观察一下。”

    “不严重吧?”徐显连忙问道。

    夏情连忙摆手:“没什么大事,就是年纪大了,住院两天观察一下,以防万一。”

    “哦哦,那就好。”

    “你呢,怎么了?”

    徐显指了下身后的病房:“我爸身体不舒服,在这边住两天。”

    “没问题吧!”

    徐显连忙摆手:“没事的,就是休养一下。”

    “这样啊!”夏情瞧了眼病房门,犹豫了下:“我去打个招呼?”

    都在门口了,夏情觉着还是去问候一下比较礼貌。虽然她跟徐显算不得多熟悉,但是也不是陌生人,还算是有些交情的。

    就在徐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夏情就推门而入,徐显连忙跟了上去。

    病房中,正在给徐景扬削苹果的黄瑛发现一个女孩子进来,起初还以为有人进错了房间,可是看到后面跟着的徐显,一时忍住了。

    夏情进来之后,很快扫了下徐景扬和黄瑛,立时乖巧地说道:“叔叔,阿姨,我是徐显的同事夏情。”

    “啊?同事啊!”黄瑛连忙削完最后一点儿皮,瞧了眼后面手足无措的徐显,再是看了看一脸乖巧的夏情,眼中逐渐堆起来笑意:“夏情是吧,来吃苹果!”

    原本是要给徐景扬的苹果被硬塞给了夏情手里。

    对于有些过度热情的黄瑛,夏情表示扛不住。原本只是打算稍微打个招呼就离开的,完全就是礼貌性的问候,哪里知道黄瑛似乎不是这么看的。

    “徐显的同事,那是空姐了?不会是女飞行员吧!”黄瑛拉着夏情坐下,笑眯眯地问着。

    夏情有点儿不自在:“阿姨,我是乘务员。”

    “那就是空姐嘛。空姐也行吧,今天多大了啊?”黄瑛开始查户口了。

    徐显和徐景扬则是在旁边一句话不敢说,这时候他们要是敢插嘴,待会儿就准备挨收拾吧。

    “啊?这个......阿姨,我今年27。”夏情已经感觉谈话的内容似乎往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呢。

    “27的话,那就是大两岁,还好,还好。”黄瑛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徐显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就是二十五岁,黄瑛的目的已经是昭然若揭,简直丢死个人了。

    “对了,哪里人啊!家里还弟弟妹妹......”黄瑛习惯性地开始深挖了,不过,话一出口,立马发觉自己好像有点儿唐突了,赶紧敷衍过去:“不好意思啊!年纪大了,就喜欢说些有的没的。”

    “没有,没有。阿姨你说笑了。”夏情想了想,还是说道:“阿姨,我妈那边我还要去看看,就先回去了。”

    “啊!你妈身体不舒服吗?严重吗?”黄瑛立马关切起来,那样子似乎已经是在关心亲家的健康问题了。

    夏情连忙摆手:“阿姨,没事的。就是住院观察两天,明天应该就能出院了。”

    “那就好,那就好!”黄瑛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果篮,塞给夏情:“给你妈带过去,都是好水果。”

    徐景扬一看自己的水果就这么被黄瑛给送出去了,欲言又止,但是摄于黄瑛的威势,愣是没说半个字。

    “不用了。”夏情连连推辞:“给叔叔留着嘛。”

    “没事,没事!他命硬,死不了的。吃不吃水果都无所谓的。”在徐景扬和未来儿媳妇的对比中,徐景扬那真是一文不值。

    徐景扬差点儿一口老血吐出来,凭什么他就是不用吃水果了,他也是病人啊!

    “这个......”夏情一时还是不好意思接受。

    徐显这时候定了调子:“收了吧,不然我妈不会放弃的。”

    “啊?哦哦,那谢谢阿姨了。”夏情这才接了黄瑛的果篮。

    一看夏情听从徐显的话,黄瑛笑容更甚。等待夏情出了房间,黄瑛还是意犹未尽:“徐显,她有男朋友不?”

    徐显往沙发上一躺:“据我所知,是没有的吧!”

    “完美,太完美了!”黄瑛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了:“显宝啊!我想要这个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