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起点 > 第141章 冤家相见
    这个样式的金锁全世界只有两块,一块在徐清儿子徐子衿身上,一块就在徐显身上。这两块金锁样式虽然一样,但是温静姝确实能分清楚区别的。

    因为徐子衿身上的那块金锁从来不戴着,而是另外收藏着。而徐显则是从小到大贴身携带。虽然定期有清洗,但是总体色泽上还是比正常金饰要黯淡一些。

    关于珠宝鉴赏,这基本就是富贵人家的子女的必修课之一,就算是色泽相距不大,温静姝照样能一眼分辨出来。

    加之徐显在内部渠道的购票记录,温静姝几乎就可以确定,她一直要找的人就是徐显。

    命运着实有些奇妙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怎么能到你哪里!”徐显脸色僵硬道。

    这个时候,在酒店前台办理好入住手续的秦宗阳环视四周,找到徐显的位置,朝着他招招手:“就差你了,过来开房撒。又不是什么大老板,哪儿来这么多电话?你小子不会身份证没带吧!”

    这次原本不是过来过夜的,正常情况下是用不到身份证的,谁也没兴趣身份证随身携带,万一弄丢了怎么办?

    所以,一旦出现备降过夜的情况,机组成员没带身份证就很常见了。现今社会,没有身份证件根本入住不了正规酒店。当然,没有身份证也不是就住不了酒店了,就是要去辖区内派出所办个临时住宿证明。

    对于秦宗阳的问话,徐显忙着跟温静姝通话没有时间回复,这让秦宗阳愈发觉得自己猜测正确,嚷嚷着:“真要是没带身份证就赶紧让酒店派车到附近派出所办住宿证明,搁这打电话有个锤子用?”

    徐显瞄了眼秦宗阳,伸出一根手指放嘴唇边,示意秦宗阳安静些。

    “长隆5677驾驶舱,你掉在了驾驶舱里了,有这个提示想起什么了?”温静姝说道。

    “驾驶舱......驾驶舱?”徐显皱眉沉思,脑中的画面瞬间回到10月21号,他迅速地梳理了当时驾驶舱里的情况,刹那间灵光一闪,似乎抓到了什么。

    在他和陈麒谈话期间,曾经激怒过陈麒一次,陈麒扯过徐显的衣领。这么看来,那一下同时抓到了金锁链子? 一扯之下? 链子也随之断裂。

    经过这么一提示,一切仿佛就清晰了起来。

    不过? 事情好像也变得复杂起来了!自己的金锁落到了老情人手里? 还是觉得有亏欠的老情人手里,这可如何是好呢?

    对徐显而言? 温静姝的意义非常特别,或者说非常纠结。

    说不喜欢温静姝?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二人都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要是不喜欢温静姝? 徐显怎么可能同意?

    但算是喜欢到什么地步,总之没到海枯石烂的程度。

    温静姝符合徐显的审美,虽然她对别人很严厉,但是对他很温柔? 而且还没有很多富二代的不良嗜好? 要是没有横生变故,他们估计都在谈论传宗接代的事情了。

    不过,后面徐家破落了。当时有几笔非常棘手的债务差点儿把他们父子俩儿给逼死,好在温明远出手摆平了。

    作为帮忙的代价,温明远要求徐景扬主动向温家提出解除二人订婚的要求。徐景扬起初浑浑噩噩? 还感念温明远的恩德,跟徐显商量之后? 便是去了温家提了解除婚约的事情。

    徐显当时说不留恋也是胡说八道,毕竟二人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 徐家败落,徐显觉着自己这么个落魄家伙去了温家还不是受人白眼?就算温静姝不在乎他的身份? 不代表温明远和温益仁不在乎? 自己何必去找不痛快?而且温静姝似乎值得更好的男人? 耽误人家着实没啥必要。

    后面徐显想了下,温明远愿意帮徐家解决难处,就是为了让徐景扬主动提出解除订婚,而非由温明远提出。这样,温家就不会落了个嫌贫爱富的坏名声。

    其实,事情还真不是这样!温明远从商那么多年,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的感受?他在乎的只有家人!

    在他决定背刺徐家的时候,徐显就决计不能成为他温家的女婿。可是奈何自家女儿喜欢,他要是主动提出解除订婚,不得被自家女儿给恨死,所以才走了些弯路,让徐景扬主动过来提解除订婚的事情,这样锅就全在徐家那边了,温静姝可就怪不到他头上了。

    徐显就算再钢铁直男,也知道自己单方面毁约肯定是伤了温静姝的心,所以他对温静姝始终抱有些许愧疚感。这就导致面对老情人时,徐显更多的是心虚。

    徐显这边长时间不说话,反倒是温静姝那边先说了话:“怎么?东西不想要了?”

    “你愿意给我?”徐显清了下嗓子,装作无事道。

    “那我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将你是5677的主要处置人的事情公之于众,你能来不?”温静姝问道。

    只要陈麒无法成为万众瞩目的民航之星,那支持陈钏父子的必要性就大大降低了。如果陈麒成为一时的民航牌面,对将来长隆航空进军中低端市场将有大用处。可要是没有按照计划发展,他们能在中低端市场扎根的土壤将会被无限缩小,那支持陈钏父子的意义还剩下多少?

    同时,让陈麒回到应该在的位置,也能让陈钏冷静冷静,好摆正自己的身份。

    “不去的话,你就不把金锁给我吗?”徐显问道。

    温静姝沉吟片刻:“不会!不想用金锁威胁你,我们不是这样的关系。”

    听及此处,徐显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却是长叹一声:“你怎么不早打电话呢?”

    “有区别?”温静姝不解。

    “当然有区别!”徐显说道。

    一个爹的区别!

    “方便的话,能告诉我这件事很重要?”徐显突然好奇起来。

    温静姝淡淡道:“对集团很重要,对我......也就那样吧!”

    就算失去了神工建设和长隆航空,温静姝也不觉得有什么多痛心的。她还有仁心医院,还是比大多数人要富有。对于金钱,温静姝并不像父亲温明远那般执着。

    “如果你是为了徐叔叔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温静姝想了下,还补了一句:“这不是条件。”

    “哎!”徐显叹道:“我还是不能答应你!”

    曾经有那么一刻,徐显也曾想过让温静姝帮忙。可是实在耻于开口,说真的,就算温静姝主动提出要帮助徐显,徐显估计都拉不下脸。

    ......

    挂了电话,杨宁急忙问道:“小姐,怎么说?”

    “没有答应!”温静姝面无表情道。

    “小姐......那咱们下面?”

    温静姝稍是思虑:“给我联系长隆公务,并且报送局方,申请一个临时航班。”

    长隆公务是长隆下面的一家公务机公司,毕竟长隆航空专走高端路线,怎么能没有公务机公司呢?

    长隆总部到上党是没有直达航班的,温静姝可不愿意坐经停飞机,直接安排私人飞机才是富豪该有的行为。

    “临时航班?去哪里?”杨宁讶异道。

    温静姝将金锁收于口袋之中,越过杨宁向外走去:“去上党!”

    “看来今天的会议最后还是要取消了!”杨宁想着。

    ......

    上党过夜酒店。

    折腾了很长时间,感觉有些疲累了,整套机组有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徐显原本是想单独约夏情出去的,可是看夏情一脸的虚弱模样,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吃完晚饭,徐显和秦宗阳师徒俩儿在酒店大门口溜达消食,顺便闲聊几句。

    “前两天我跟陆心宇那小子说了下你的事情。不过,那小子一直跟我不对付,不出所料,怎么都不同意,你说咋办嘛!”秦宗阳唉声叹气道。

    师徒二人坐在酒店入口旁边的台阶上,秦宗阳说到陆心宇的时候,那个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要把陆心宇生吞活剥了。

    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那个安全反省大会?

    对于要在安全大会上上台亮相的人的名单应该是由陆心宇和秦宗阳共同决定的。不过,陆心宇对这事儿完全就不上心,也就是秦宗阳自己在搞而已。结果那天开小会,陆心宇知道了徐显犯错的事情,哪里还会听之任之?不借此机会让秦宗阳狠狠丢了面子,那真就对不起他自己了。

    如果陆心宇不晓得徐显的事情,秦宗阳完全可以不知不觉地将徐显从名单中摘除出来。可现在陆心宇铁了心从中作梗,秦宗阳哪里还有办法?

    难道真要让自己和自家徒弟在安全大会上颜面扫地不成?

    每每想及此处,秦宗阳只想要吃了陆心宇的肉,喝了陆心宇的血。不对,这样还是不能解了他的心头之恨。

    徐显瞥了眼恨得牙痒痒的秦宗阳:“差了快二十岁,都快能做你儿子,和他有什么好计较的?气死了,陆心宇又不会给你送终!”

    “胡说什么?我可没这种逆子!”秦宗阳也就是在这耍耍嘴皮子了。

    徐显嗤笑一声,这时候也就不打击他了,不然容易憋出问题来。

    “对了!我听说了一件事,爆炸性的消息,想听不?”秦宗阳眉毛一跳一跳地勾引徐显。

    徐显眼皮子都不带动一下的,他现在脑子全是跟温静姝通话的事情。要是没他老爹的嘱咐,他估计就遂了温静姝的愿了。毕竟,要是帮了温静姝,之后再让她帮忙,就是平等的交易了,没有心理负担了。

    看着不为所动的徐显,秦宗阳兴致更加起来了,两个眉毛都快飞起来了:“我跟你说啊!你别说出去啊!我也是跟迎宾部的人喝酒才知道的一手消息。”

    “这次航司交流会,徐清和韩起都会过来......”秦宗阳神秘兮兮道。

    徐显眼皮终于抬了一下,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哦!”

    “哦?”秦宗阳尖叫起来,显露出极为不满的表情:“这是什么反应?”

    徐显笑道:“那应该是什么反应?”

    “徐清啊!”秦宗阳摊开双手,情绪激动道。

    徐显笑得更明显了:“然后呢?”

    “韩起啊!”

    “所以呢?”徐显说着:“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吗?”

    “你是不是民航人啊!徐清啊,韩起啊!平时见到一个都要激动得不行,何况两个?我看你反应很冷淡啊!平淡到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秦宗阳说道:“你这小子缺乏敬畏之心。”

    “我只是很难理解为什么要对另外一个人产生敬畏之心?大家不都是人吗?他们长得三头六臂不成?”徐显无奈道。

    徐显对徐清除了对待长辈的那种感情之外,倒是没什么其它情绪,更别提什么敬畏了。至于韩起?他倒是见过一面,只觉得这家伙脑子好像有点儿不正常。敬畏两字跟他是产生不了什么交集的。

    “你就没有一个学习的榜样?或者......想要成为的人?”秦宗阳疑惑道。

    徐显想都没想:“没有啊!做自己不就行了,为什么要成为别人的样子?那岂不是成了别人的影子?”

    “我去,你也太自我了!”秦宗阳道。

    徐显指着自己:“我吗?你说我很自我?”

    “难道不是吗?”

    回答徐显的问题的人不是秦宗阳,而是一个女人得声音。这个声音徐显还很熟悉,两个多小时前他还听到过。

    徐显目光缓缓抬起,在他面前不远处,俏生生地站着一个女子,正是温静姝。

    “嗯?”秦宗阳也发觉了有别人的存在了,抬头一瞧,正好是盯上温静姝的面容。短暂的迷惑之后,眼睛开始瞪圆,鼻孔逐渐扩大,嘴唇慢慢颤抖起来,哆哆嗦嗦地吐出几个字:“总......总......”

    “总算是找到你了!”温静姝嫣然一笑:“徐显,说句话呗!”

    徐显皱眉看了眼嘴巴都快能塞下鸡蛋的秦宗阳。就是看了眼温静姝,至于这么大反应吧。

    “师父,你......怎么了?”徐显关切道:“没什么大碍吧?我......我看你嘴巴都在哆嗦!”

    秦宗阳斜了徐显一眼,很是轻蔑道:“嘴巴哆嗦?我怎么看你全身都在哆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