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起点 > 第37章 新总裁的身份
    “要不跟李总打听打听?”眼看林波一时也拿不到主意,陆心宇自己也是心乱如麻,最后不可避免地又开始想起那位盟友。

    陆心宇所说的李总,就是星游航空的营销总监,李川!

    “李川......”林波仿佛一下子抓到了什么,连忙问陆心宇:“当时那个秘书怎么说的?你在复述一下,尽可能的准确!”

    “这......”陆心宇有些犯难了,大概意思他能说出来,要是一字不差的话,那就有些难度了。

    陆心宇努力回忆当时的画面:“她好像是说......公司高层都是偏向我的,然后是......不要因为这件事,让我跟秦宗阳回到同一个起点,好像是这样!”

    林波思虑片刻,终于是抓住了问题所在:“她是说公司高层偏向你,不是总裁偏向你?确定?”

    陆心宇回忆再三,最终确定秘书说的就是公司高层,不是总裁。

    “公司高层,公司高层......营销总监,李川!AOC总监,魏志彬!”林波喃喃地说出了两个名字。

    这两个总监级别的人物就是他们小团体中的成员!

    “你是说总裁要清理抱团的问题了?”陆心宇心思通透,光是从林波自言自语中就发掘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可是再是想想,又是觉得不可能,说道:“不应该啊!她是空降的,又不是常驻的。镀一层金就行了,犯不着拿一群中高层领导动刀吧!”

    星游航空的总裁都是集团总部空降下来的,干个几年之后都是要回去的。那些空降过来的领导深知自己来这里的原则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想要真正的改革,小几年的时间根本就不够!与其拼死拼活几年,刚做出点儿成果,就得交权回总部,反倒是便宜了下任。而且改革总是免不了磕磕绊绊,万一功劳没捞到,反而惹了一身臊,那又是何必呢?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肯定是少有人做!

    所以,每个空降过来的总裁,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拉拢公司的中高层。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想要不被架空,最方便的办法就是成为他们的一员,拥有共同的利益。到那时,别说架空了,拥护还来不及呢!

    其实,不想被架空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强硬地破除小团体,坚决遏制结党营私。但是这么做很容易动摇很多中高层领导的利益,领导层动荡的话,一不小心就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有魄力,有手段的人如果能够压制住这种后果,那么整个公司将迎来新生。不过,要是压不住,那作为始作俑者,迎接他的,将是集团总部的问责。

    对于每一个空降过来的总裁,又不是自家嫡系的公司,犯不着用自己的前途去拼星游航空的未来。

    星游航空小团体的问题其实已经比较明显了,但是历任总裁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采取姑息政策。反正这个结党营私的炸弹只要不在自己就任期间爆炸就行,至于后来者会不会被炸死,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实际上,星游航空抱团现象的出现跟这些明哲保身的总裁脱不开关系。

    原本星游航空是少有抱团现象的,因为缺少一个拧绳的人,结果那些空降过来的总裁成了拧绳的人。随着总裁一个一个地换,这根绳子被越拧越紧,到如今,已经是密不可分了。

    在陆心宇的记忆里,上任总裁就是如此,所以他不觉得这任总裁应该也跟以往不会有区别。

    破除抱团,那是要动摇许多人的根本利益的,他不信这任总裁有这个魄力。人都是自私的,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不一样,这次不一样!”林波想起这任总裁的身份,就越来越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你不要用以往的经验来评判现在的总裁!”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人有千面,但是触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还不都是一样?”陆心宇嗤之以鼻。

    林波眼中精光闪烁,忽然,他极为郑重地跟陆心宇说道:“最近一段时间不要跟李川还有魏志彬来往,尽量撇清关系。”

    “你说什么?”陆心宇有些不可思议:“我好不容易才上了这艘船,现在什么风头没有就让我下去?”

    在还没有成为飞行部副总经理之前,陆心宇甚至没有接触这个小团体的资格。也就是最近大概率接任飞行总经理的位子才好不容易搭上了李川和魏志彬。结果,还没乘会儿凉,林波就让他跟两座靠山撇清关系,简直荒谬!

    “跟咱们的新总裁相比,李川和魏志彬的船就是一艘破洞百出的危船,你又何必执着于一艘注定沉没的船?”林波叹道。

    “总裁的船是够大,但是总归是要开走的,上去了又能怎么样?”陆心宇冷笑道。

    总裁是位高权重,但那是走马灯。只有本土的其他高层才是值得依托的大树!而且,毫无根基的空降总裁跟本土经营多年的小团体硬碰硬,孰强孰弱,犹未可知!

    “我还能害你不成?”林波劝道:“看得出来总裁还是偏向你的,不然不会跟你说这话来提醒你。不过,后面那句话看得出来,你的优势并不大。不然,后面那句话,完全没有必要说。”

    林波觉得如果他想得没错的话,前面一句话说公司高层偏向陆心宇更像是警告,而后面说不想让陆心宇跟秦宗阳回到同一个起点,反倒更像体现出了总裁对陆心宇的偏爱。

    不过后一句说得如此直白的话,也表明陆心宇的优势并不大。瞬息之间,优势就可能丧失了。所以说出来就无所谓,反正所谓的偏向性只是微量的,不足以成为决定性的因素。

    “这是总裁真正对你的考验啊!”林波说道。

    陆心宇似乎有些躁意:“你一直说总裁总裁,你凭什么觉得她有这么大的能量?似乎在你嘴里,这位新上任的总裁就是呼风唤雨的存在,她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就没有一点儿掣肘?”

    “没有!”林波斩钉截铁道,没有一丝的犹豫:“因为她姓温!温氏集团的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