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梅子徐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8章 特情再现!三万英尺高空的呼吸!
    星游6341前舱乘务间。

    在飞机进入巡航,结束了客舱服务之后,乘务长和三号乘务员迎来了久违的安宁,坐在座椅上聊着天。

    只是聊着聊着,乘务长忽然停下说话,屏气凝神,似乎在听些什么声响。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是滋滋的声音?”乘务长听了一会儿也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三号乘务员也跟着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什么特别明显的响动,于是笑道:“姐,你是不是听错了,吓人呢!”

    乘务长撇撇嘴:“可能是今天累着了,都幻听了。”

    今天这个大四段,每段都接近满客,各种杂事儿也确实相当劳神,这到最后一段了,也快到极限了。

    “最后一段了,也没......”

    三号乘务员的话音刚刚落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在左前舱门陡然炸开,震得离得最近的乘务长和三号乘务员脑子嗡嗡作响。

    在乘务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客舱里一阵喧闹,抬头一看竟是氧气面罩全都掉下来了。

    “不好,舱门密封项圈坏了!”这个乘务长也是老资历,几乎就是在清醒之后的片刻就差不多猜到了原因所在。只是在她说话的时候,竟是吐出一片白色雾气,就好像此时飞机中的环境已是寒冬一般。

    “氧气面罩!”乘务长断然喝道。

    在每个乘务员的座位上都配有一个氧气面罩,就跟乘客座椅一样,以便在飞机释压的时候佩戴。

    有乘务长指挥,三号乘务员同样迅速戴好氧气面罩。

    乘务长放心不下,对着氧气面罩猛吸一口氧气后,稍稍拿开氧气面罩,摸索来话筒,快速做了一个广播,提醒乘客们抓紧戴好氧气面罩。

    她不知道现在飞机高度多高,但是光是飞机舱门密封圈失效,到飞机快速释压这短短几秒,她就已经感觉头晕眼花了,这是缺氧的表现,直到眼疾手快地戴上氧气面罩才有所缓解。

    如此快速和严重的缺氧反应无疑表明现在飞机的飞行高度极其之高,在高高度,一旦飞机快速释压,人要是没有及时戴上氧气面罩很可能在短时间失去意识,最后死亡。

    “请戴好氧气面罩的乘客检查身边的乘客是否戴了氧气面罩,如果没有,请帮下忙!”乘务长见缝插针地又再次广播了下:“请出手帮忙的乘客首先要确认自己已经戴好氧气面罩!”

    帮助别人固然是好的,但是必须确认自身的安全。

    乘务长话音刚落,飞机陡然开始下俯,乘务长猛然惊醒:“开始紧急下降了!”

    驾驶舱中,在左前舱舱门密封圈爆开的一瞬间引发的巨响也在同一时刻传到了连山雪耳朵中。

    那刚刚接过操纵的连山雪吓了一个大跳,还没有理清发生了什么,就听到左边的教员烦躁地直起身:“什么声音啊?”

    教员声音刚刚出现,连山雪竟是发现在飞机风挡之上看到了淡淡一层的雪霜。

    “这是......”

    连山雪的手缓缓伸向风挡,她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可是跟连山雪的反应不同,教员那是身经百战了,对于飞机的某些响动,他都会有些本能的反应。

    虽然搞不清楚刚才那道莫名而来的巨响是什么,但是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他本能地看向增压面板。

    在飞机快速释压的时候,就容易出现一声沉闷的响动,教员不知道是不是飞机释压了,所以他觉得有必要证实一下。

    在教员目光抬起,落到增压面板,准确来说是客舱高度和升降表的时候,眼皮一阵狂跳。

    不知何时,客舱高度升降表的指针已经顶到头了,而客舱高度表的指针数值再疯狂上扬,再是一看压差表,数值直接显示几乎已经就是零了。

    “飞机通了!”

    教员脑子一空,座舱压差接近于零,那不就是座舱内外的气压已经差不多相等了,那飞机不就是释压了。刚才那声响动肯定是飞机机舱哪里有破损了!

    “释压了,氧......氧气面罩!”

    仅有的一点儿困意瞬间一扫而空,教员一个挺身,坐直身子。现在飞机是在一万一千三百米的高空,超过三万七千英尺,要是在这边释压,飞行员只能保持差不多十秒的意识清醒,要是反应慢些,那后果就是灾难性的。

    连山雪终究是年轻了些,竟是没有在第一时间抓到教员的意思所在。主要还有教员说话太快,不及乘务长说得字正腔圆,连山雪一时没有听清,还在奇怪教员在说什么。

    不过,听不清也没关系,急速上飙的座舱高度在下一秒就会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教员的手刚搭上氧气面罩,座舱高度警告就随之,一阵一阵的音响警告已然昭示了现在飞机到底处于什么情况。

    连山雪一开始没有听清教员的话,可是座舱高度音响警告响起的刹那,在模拟机上训练无数次的条件反射一样的记忆就激活了。

    “教员,交操纵!”

    刚刚教员将飞机的操纵交给连山雪了,连山雪是事实上的PF。可只要遇到释压这类的危险情况,操纵权必须转回机长,肯定不能由副驾驶主持紧急情况的处置。

    这个要求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写在标准操作手册上的。也就是这个原因,使得徐显之前在昆阳河迫降事件中强夺机长操作权的行为引来如此多的非议。

    当然了,徐显的那件事的情况要复杂很多,不过不影响某些人因此对徐显的反感。

    在提出交操纵之后,连山雪立马去抓氧气面罩。一旦遇到飞机释压,氧气面罩就是首要之务,这在模拟机训练的时候,教员都会时刻强调。

    只要释压了,讲完交操纵,其余啥事儿不用管,先把氧气面罩戴上去。

    飞行员的氧气面罩跟客舱那边掉下来的氧气面罩有些不同。乘客的面罩供氧是一次性的,开始供氧之后,就停不下来了,而且会有时间限制,一般是在十五到二十分钟,用完就没了,而飞行员的氧气则能供应更长时间。

    而且,飞机的氧气面罩并非有松紧带固定,而是要捏住两个红色夹扣,之后氧气面罩的软管充气,之后再将氧气面罩套在头上,松开夹扣后,由软管将氧气面罩固定在飞行员头上。

    这个操作在模拟机上已经演练无数回,连山雪自然不会有丝毫的迟滞,几乎是行云流水地就将氧气面罩戴到了头上。

    对于一些老式飞机,戴上氧气面罩之后,还要在通讯面板上,选择MASK开关,这样麦克风才会切换到氧气面罩的麦克风。

    不过,这类老式飞机现在已经很少了。大多都是只要戴上氧气面罩,通讯系统就会自动切换到氧气面罩的麦克风,无需飞行员手动切换。

    连山雪飞的这架飞机就是属于这类自动切换的。

    之所以会有这种设计,主要还是释压的时候急急忙忙的,要是忘记切换麦克风了,那根本无法通讯,不管是机组与机组之间,还是机组与管制。到时候,飞行员一发现说不了话,本来释压的情况下就压力大,那不是要更急了?最后直接把切换的事儿给忘了都有。

    不要对人的抗压能力有过于高的期待,即便是对专业的飞行员也是一样。

    然而,等连山雪戴上氧气面罩准备测试通话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问题!

    就在刚才她提出交操纵到她戴好氧气面罩这段时间里,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可是左边始终没有回应。要是左边没有回应,那就不是一个完整的操纵转换的闭环。

    讲道理,就算是飞机释压,机舱内部的高压气体流向机外,从而引发巨大的气体声响,成为了影响交流的噪音。可是这噪音还没有大到让相隔不远的两个人说一句交操纵都听不见吧!

    而且,就算是戴上了氧气面罩,后面还要核实建立了机组通讯,左边一直没有反应,后面的程序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正值疑虑之际,连山雪偏过头去,望向左边的方向,只一眼,心脏就揪了起来。

    只见教员左手明明已经将氧气面罩拿出来了,可是他整个人就好像煮熟的虾子一样,脊背佝偻着,捂着肚子,脸色煞白,太阳穴处还有几滴冷汗都渗出来了。

    “教员,教员,你怎么了?”连山雪通过内话扬声器询问教员,她现在也不能摘了氧气面罩。

    “肚子......肚子疼......”连山雪不知道教员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只是看他说话的时候牙关紧咬,仿佛全身的气力都在跟疼痛做斗争。

    只是那已然虚弱不堪的声音和已经有些发黑的嘴唇无法显示出教员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

    “肚子疼,怎么会肚子疼的?”释压的时候,有人耳朵疼,有人头疼,可从来听说过肚子疼的啊!

    然而,教员那已经快扭曲的五官和豆大的汗珠显示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是在经历非人的苦痛。

    “这......这......”连山雪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顿时有些慌了。这TM跟训练的不一样啊!现在教员这个状态哪里还能操纵飞机,难不成急剧释压,紧急下降的程序要她一个人来做?

    然而,还没等连山雪捋清楚后面应该怎么办,咚得一声,飞机一下子就开始往下俯冲下来。

    连山雪悚然一惊,一眼望去,飞机竟是脱离了自动驾驶的控制,开始解除巡航模式,进入了快速下降的状态。

    接着,在连山雪有些手足无措之时,自动驾驶解除音响警告响起,同时A/P的指示灯也亮了起来。

    自动驾驶断了!

    连山雪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这种种情况已经远远超过急剧释压,紧急下降的内容了。

    不管如何,自动驾驶断开了,她就必须要接过手动操纵。

    现在这个情况肯定是不能回到之前的高度了,那就不如顺水推舟,直接进入紧急下降的程序!

    既然教员现在无法操纵,那她就一个人做完两个人的程序!

    就在连山雪的手握到驾驶盘上的时候,只是略微一动,她就感觉操纵上的阻滞力,在那么一瞬间,连山雪甚至以为是操纵出现了卡阻了。

    当时她脑子嗡嗡作响,要是真的在急剧释压的时候还遇上操纵卡阻,那根本就是难以想像的可怕灾难。

    好在老天爷没有跟连山雪开这个玩笑,她略微活动了一下驾驶盘,发现顶杆没有阻碍,可是拉杆就显得困难很多了。

    只这一下,她就想到了一个可能。再是一转目光,就发现教员已经不知何时上半身压在驾驶盘上,意识不清。

    老天爷确实不是很绝情,没有给连山雪添上一个操纵卡阻的故障,但是一个生死未卜的教员也足够连山雪忙了。

    刚才正是教员上身压在了驾驶盘上,导致飞机偏离了自动驾驶的指令控制,当偏差过大的时候,自动驾驶会自行断开,这就是刚才自动驾驶断开音响警告响起的原因。

    “缺氧了!”

    连山雪在第一时间就搞清楚了教员失去意识的原因。刚才教员肚子疼,她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但是由于剧烈的疼痛,导致教员迟迟无法戴上氧气面罩,在接近四万英尺的高空下,只需要十秒左右的时间,就能让飞行员失去意识。

    再加上,教员本来年纪就大了,身体的各项技能比不上年轻时候了,能够保持清醒的时间就更短了。

    “必须要给他戴上氧气面罩!”连山雪心里想着。

    现在还仅仅只是因为缺氧而导致的昏迷,再继续这么下去,严重的话,是可能出现生命危险的。

    而且要是给教员及时吸上氧气,说不定,教员还能重新醒过来,那也不至于造成驾驶舱仅有一人操纵的窘境。

    心里有了主意,连山雪一扫慌乱的心绪,立时宣布紧急状态:“MAYDAY,MAYDAY,MAYDAY!星游6341,座舱急剧释压,请求紧急下降!”

    这时候,飞机已经处于下降模式,不可能再重新拉升到原来的高度,然后再慢条斯理地请求紧急下降。

    在她宣布紧急下降的一刻,一把右压盘,直接右转三十度航向,偏离航路之上,免得与下方飞机产生冲突。

    做完这一动作之后,连山雪先是关闭了座舱高度音响警告,然后从上而下,打开旅客氧气电门,安全带信号灯,打开所有灯光,地形显示,发动机起动电门连续位,挂上紧急情况代码。

    至于将增压面板调至人工位,然后人工操纵外流活门直至完全关闭的程序,连山雪直接省略了。

    从刚才的巨响已经压差表上来看,肯定是飞机哪里有破损,导致内外相通,就算关闭了外流活门也是于事无补,还不如省略这个步骤,抓紧时间做其他更要紧的事儿。

    接着,在MCP速度窗口调了三百二十节的大速度。三百二十节并不是飞机的极限速度,但是由于刚才的响动,连山雪怀疑飞机机体受损,她不敢飞太大的速度,不然怕机体无法承受过大的载荷,使得飞机解体。

    再之后高度旋钮上连续左旋,随便粗调了一个更低的高度,至于更细致的下降高度需要管制给出来。最后,一把油门收光,此时飞机已经处于顶杆状态,再不收光油门,飞机速度马上就要超速了。与此同时,拉起减速板,让飞机下降率再增,尽快下高度是现在的首要之事。

    做完这一切,连山雪还有一个需要做的,那就是接通自动驾驶。

    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本来就是建议使用自动驾驶的,这是操作手册上写得清楚的,更何况,现在驾驶舱里只要她一个意识清醒的人,为了分担操纵压力,必须要尽量接通自动驾驶。不然,连山雪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此时,教员的上身压在驾驶盘上,只要有外力干预,自动驾驶就接不上。所以,现在必须先把教员的身体移开。

    由于肩带导致她活动受限,连山雪索性解除了两个肩带,斜着身子,右手操控驾驶盘,左手扯住教员的右臂,想要将其上身拉起来。

    可是此时连山雪的右手正在操纵飞机,整个人身子没有着力点,使不上劲,再加上教员体重着实不清,连山雪一番用力下来,不但没有将教员拉开,甚至因此影响了右手的操纵,差点儿没把握好飞机速度。

    “该死!”

    连山雪心里极是焦急,且不说,教员这么一个抵着驾驶盘,她接不上自动驾驶。就算不管自动驾驶的事儿,教员现在这个姿势,她也不方便给其戴上氧气面罩啊!

    不管如何,都要将教员先拉开才行!

    就在这时,扬声器里响起管制的声音:“星游6341,可以下高度四千五百米!右偏六海里之后,平行航路下降!”

    紧急下降偏置右侧六海里算是相当正常的操作,只是连山雪没想到下面竟然还有影响,竟是不能直接下到一万英尺以下。

    估计下面有山之类的障碍物,航班安全高度不允许直接下降到一万英尺以下。

    先不管教员,连山雪立马回复:“四千五百米,收到了!”

    情势急切到连山雪都没有说完自己的航班号!甚至连管制指令都没有复诵完全!

    连山雪抓紧时间,在MCP板上调了14800英尺的高度。接着,断开松开驾驶盘,右手抓住遮光板,以此作为着力点,左手再是一用力,这才是将教员的上身从驾驶盘上拉了开去。

    教员被连山雪拉着靠在座椅后背上,随即,连山雪连忙恢复手动操纵,接过无人驾驶的飞机,再稳定之后,立刻接通自动驾驶,并给予横滚和俯仰方式。

    处理完自动驾驶的事儿,连山雪原本准备在CDU打出右侧偏置六海里的航线,可是一偏头,发现教员整个人的嘴唇都黑了,脸上也开始出现黑紫色。

    教员的缺氧症状已经到了危及生命的地步!

    眼看教员已有生命危险,连山雪哪里还顾得上打CDU,立马把自己安全带全部解开,以半起身的姿势去够左侧座位的氧气面罩。

    可是奈何连山雪和左边氧气面罩的距离太远,半起身的姿势根本就够不到氧气面罩。

    此时,由于机舱内外互通,整个飞机内的温度急剧下降,在驾驶舱风挡之上已经结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冰霜,娇弱的连山雪在此刻身子已经不住地颤抖,可她还在试图去够氧气面罩。

    “该死!”

    几次尝试无果之后,连山雪决定拉开自己的座椅,直接起身去够氧气面罩。

    可当连山雪刚刚行动之际,又是一阵音响警告响起。连山雪几乎是本能地立刻回坐到座椅上,右手再是抓住了驾驶盘。

    自动驾驶又断开了!

    这次明明没有施加外力,可是自动驾驶确实第二次断开,没有任何预兆!

    教员生命危在旦夕,连山雪刚刚稳住的心境已经有些绷不住了。她再是尝试了两次重新接通自动驾驶后,依然没有接上自动驾驶。

    “我......”此时就算是温柔淑良的连山雪也已经要骂人了。

    许是由于驾驶舱温度过低导致电路设备出现了问题,许是什么其他奇葩原因,可现在自动驾驶就是接不上,不早不晚,就是这么要命的时机。

    自动驾驶接不上,她只能手动操纵。可要想够教员那边的氧气面罩,她需要将自己的座椅往后拉,然后整个人站起来去够氧气面罩。在这段时间里,她根本不能操纵飞机。

    刚才情势所逼,短暂地放弃了飞机的操控就已经相当危险了,要是她要去够氧气面罩,那势必要长时间使得飞机处于无人控制的状态。

    就算是在飞机相对平稳的状态下这么干都是非常危险的,更不用说,现在飞机是在紧急下降的大俯角状态。这种状态下,飞机长时间无人控制,简直就是不敢想像的。

    对飞机状态的控制永远都是排第一位的!

    要是她现在敢放手而去够氧气面罩,那就是对后面一百多名乘客和乘务组生命的极大不负责!

    她不仅要救教员的命,更要对后面的乘客和乘务组负责!

    此时,进退维谷之境下,连山雪不由陷入了挣扎之中,就连她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她的呼吸之气由于外界极低的温度在护目镜上形成了一层雾气。

    连山雪的视野在这一刻微微有些模糊起来!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她的耳中似乎已经只有她自己的呼吸声。

    “徐显,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呢?”

    在如此万险的境地里,连山雪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那个眉目清秀的少年!

    “果然......我不是他啊!”连山雪轻轻一叹,带着淡淡的悲伤和无力。

    或许,如果此时坐在右边的是徐显,他应该就能想到办法吧!

    那有些模糊的视野下,教员的脸上的青紫色已经愈加浓重,生死真是一线之间了。

    此时的连山雪充满了绝望,她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就在她的眼前消逝?

    可是,她能做什么?

    忽然,连山雪看到那极速下降的高度表,此时经过短暂的快速下降,飞机已经下降到三万英尺以下了......

    “三万英尺......”连山雪脑子里忽然掀起一个疯狂的念头,甫一出现,便再也遏制不住。

    可是这个念头太过于激进和疯狂,让得连山雪即便只是想想都觉得遍体生寒。

    然而,刚才看到的教员的脸色一次一次地冲击着连山雪脆弱的内心,她真能见死不救?

    “徐显......徐显......我该怎么办?”那纠结与恐惧的思绪充斥在她的大脑中,她难以下定这个决心。

    可是教员的命可等不了!

    在短暂的犹豫之后,连山雪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仿佛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她直接将通讯面板转到旅客广播的发射位置,接着进行了一个旅客广播:“乘务组两分钟后进来驾驶舱!”

    现在情况何等紧急,已经没有时间再呼叫乘务组,再进行内部通话了。

    在进行广播之后,连山雪扭开了驾驶舱的舱门!让得乘务组之后可以自己进来!

    之后,她再度按压了自己氧气面罩夹扣,随着一阵充气声音响起,氧气面罩的软管再次充气膨胀,接着连山雪缓缓摘下了自己的氧气面罩。

    “保佑我还能呼吸吧!”

    在摘下自己氧气面罩的一刻,她很怕,她真的很怕!

    理论上来说,在三万尺高空,飞行员还可以保持大约一分钟的意识清醒。以现在飞机超过六千英尺的下降率来看,一分钟差不多可以够下到差不多两万英尺了,那时候,空气就不似高空那般稀薄了,那她还有一线生机。

    可这都是理论,各种各样的因素都会导致极大的偏差!谁知道,她在三万英尺的高空能撑多久?

    没人能知道!

    连山雪之所以让乘务组等两分钟进来驾驶舱,就是为了兜个底。两分钟之后,以现在飞机的下降率,差不多可以下到一万五千多英尺的高度。

    即便还是高于一万英尺,但是人在那个环境下,就算不戴氧气面罩,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这时候,乘务组就可以脱离氧气面罩进行活动了。

    要是......要是她没撑住,后续进来的乘务组也能接过飞机操纵,对他们进行急救。这算是连山雪最后的保护措施了。

    就算她因为缺氧短暂的失去意识,只要救助得当,应该还是可以醒过来的。

    计划是如此,可行性也有,可实际运行上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没人知道!

    就是这有些冒险的举动,连山雪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

    见死不救,非是她所为之事!

    在摘下氧气面罩的一刻,连山雪就好像那窒息之人,胸口急速起伏,她终于知道什么才是被抽去空气的绝望了。

    然而,连山雪并没有重新戴回氧气面罩,而是缓了下之后,将氧气面罩给教员戴上了。

    驾驶舱中持续不断的气流呼啸声掩盖住了连山雪急促的呼吸声,不过摘下氧气面罩数秒,连山雪就感觉一股灵肉分离的恍惚感。

    “星游6341,你们现在什么情况?”在略微安排了星游6341航班的紧急情况之后,腾出手来的管制员开始询问星游6341的具体情况了。

    这当然也是正常流程!

    连山雪艰难地拿起自己的耳机,就准备对着麦克风,进行回复。可是已经将她身躯尽数包裹的寒冷似乎要冻结了她的灵魂,数次想要开口,可怎么就说不出来!

    她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仿佛随时都要脱体而出一样。

    “星游6341,你们现在什么情况?”管制再是重复了一句,隐隐地管制员感觉好像有些大事要发生了。

    连山雪的眼皮越来越重,似乎怎么也睁不开了,那一刹那,竟是缓缓闭合上了。

    驾驶舱里只是回荡着管制员一遍又一遍的呼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