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梅子徐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7章 落幕
    温静姝陡然出声,引得在场众人皆是纷纷诧异。如此直白的言语,实在有些伤人之嫌。

    身在温静姝之旁的温益仁这次没有制止住温静姝,在他的脸上,噙着些许震惊之色,只是不过稍许,温益仁的眼皮渐渐耷拉下来,恢复了原来那副慵懒的模样。

    “怎么感觉有些麻烦了?”温益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目光扫到台上的徐显身上:“真要成为妹夫,看起来不是很顺眼啊!”

    温静姝环视四周,眼中寒芒乍现,轻声低喝:“一直在说凭什么,凭什么,就凭他能落得下去,你倒是去问问哪个机长,他们能不能落昆阳河上?”

    温静姝早就被那些记者给撩拨得火气上涌了,要不是刚才温益仁一直让她克制着,她早就爆发了,哪里还等得到现在?

    只是,徐显三番五次地被质疑,已然触及到了她的底线,于是乎,上来的话就是泼辣无比。

    “这是温氏集团的新掌门人?”

    “作为集团董事长,怎会有如此意气之语?”

    “果然小年轻就是小年轻,说话根本就不经过大脑的。这话要是传出去,肯定要掀起轩然大波的。”

    作为温静姝话锋直指之人,刚刚提问的记者脸上已经是遍布寒霜。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是谁,他当然知道,不过这能成为温静姝诋毁他的理由。

    “温董事长,这就是你的态度吗?”记者冷声道:“作为星游航空和长隆航空的掌舵人,这似乎不是应该能说出来的话。”

    “就算我刚才的提问损及到了星游航空的利益,但是那也是为了整个民航事业着想。无规矩,不成方圆。此例一开,后面的特情处理不都是乱了套了?”记者此时其实已经气炸了,但是还是强自压住自己的怒气,毕竟温静姝也是有身份的人,不好指着对方的鼻子骂街。

    在他的理解里,温静姝之所以出面完全是因为损害到了星游航空的利益。

    原本他只要不发声,这事儿就能安安静静地翻篇了。可是他揪着不放,那星游航空很难从这次迫降事件里走出来。不过,记者认为自己身为民航媒体的一份子,就应该有话就说,蒙混过关根本就是不利于民航的发展。

    记者口口声声地跟温静姝讨论所谓的规矩,可是温静姝的认知里哪有什么规矩?徐显在她的心里就是最大的规矩。

    “我不懂你那套所谓的规矩是哪里来的。别人落不了,我家徐显就能落得了,这就是本事,这就是硬道理。”温静姝微微扬起雪白的小巴,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直接面对在场的所有人:“规矩?那只是束缚无能者的枷锁!在几乎必死之境,徐显找到了求生之法,结果最后还讨论什么规矩?如果你是在说一个笑话,那我承认,这个笑话很有意思。”

    旁边的温益仁斜了眼舌战众人的妹妹,嘴角掀起一丝弧度:“我家徐显?有意思!”

    不得不说,每个人的关注点都是不一样的。大部分人听到的是温静姝如狂潮般的言语攻击,而连山雪和夏情却将“我家徐显”四个字听得清清楚楚。

    “原来......原来她是喜欢徐显......”连山雪喃喃自语。脑中不由回想起徐显被送到医院的画面。

    在徐显被送到医院之后没多久,温静姝就赶了过来。那时,连山雪还以为温静姝只是作为公司领导过来例行慰问而已。

    现在想来,事情颇多可疑之处。

    一来,当时只有温静姝一个人过来。那些所谓的领导慰问不带一群拍照摄像的人?不然怎么将自己关心属下的画面记录下来?

    二来,以温静姝的级别过来探望徐显,实在显得有些不匹配。

    可是,今天温静姝一番言语,连山雪终于知道哪里出问题了。

    温静姝喜欢徐显,只是不知道徐显是什么态度。

    记者已经是被温静姝怼得无话可说,立马调转枪头,指向徐显:“徐显,你真就不给民众一个交代?”

    徐显还没有说话,温静姝直接回道:“飞行员而已,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说着,温静姝转向徐显:“徐显,天下之大,何必留在这里受气?飞行这一行,不待也罢!”

    温静姝在徐显出事之后,已然萌生让徐显退出飞行这一行的念头。加上今天被各种民航媒体指摘,她更是气不打一处。

    飞行这一行这么多糟心事,还飞什么?

    徐显被温静姝这突如其来的退出建议搞得有些措手不及,与此同时,台上一边的徐清也是脸色一僵。

    他可是还指望徐显继承自己衣钵呢,怎么温静姝直接让徐显不干飞行了。

    确实,徐显退出飞行这一行的做法是一了百了。可是,他做了这么多事儿还不是希望徐显能留下来?

    好家伙,现在温静姝这小丫头直接给徐显吹枕边风了,这着实有些难顶啊!

    徐清身旁的韩起则是努力在憋笑,结果被看不惯的徐清狠狠地推了一下,只得笑着说了一句:“妙哉,妙哉!”

    徐显还没有回答之际,那记者打断了徐显的思虑,插话进来:“温董事长,你真就不考虑星游航空和长隆航空以后的声誉了?”

    温静姝这般蛮横的做法是相当爽快,可是传将出去,那就是不顾民航安全。而且温静姝身份特殊,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民众自然也会对温氏集团辖下的长隆航空以及星游航空有所担忧,两家公司的声誉自然要受到影响。

    “哼!救命的人反倒是要被事后追究了,天下哪里有这般道理?”温静姝反唇相讥。

    那公司压她?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记者头大如斗,这女人是疯了不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是运气好,没有出现人员死亡!但是,你能保证下次也有这么好的运气?下下次呢?”

    温静姝最后一丝耐心已经被消磨掉了,她刚准备结束这段对话,如何知道,徐显倒是抢了先。

    “我能保证!”徐显掷地有声的话响彻了整个会场:“所有具有理论操作性的紧急情况,我都能保证安全!”

    刚刚还有些乱糟糟的会场,就好像陷入真空一般,霎时间寂静无声。

    狂!

    太狂了!

    简直就是狂到没边了!

    “所有具备理论操作性的紧急情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时候,就连记者都被徐显吓到了。

    沈延嗣心头狂跳:“疯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疯!”

    徐清面露一丝微笑,而旁边的韩起则是抚掌而笑:“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徐显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你说我迫降昆阳河是运气,可是我希望证明我最讨厌就是运气。”

    记者脸上的表情已经僵住了,理智告诉他,徐显一定不是在胡说。不然徐显也不会说出“具有理论操作性”这个定语。

    所谓的具有理论操作性就是人力可以干预的。像是飞着飞着,飞机直接解体了,那除非只有大罗神仙降临过来才能有回天之力。

    记者沉思良久,心情终于稍稍平复,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那是你一家之言,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在这时,记者耳边传过来一个醇厚的声音:“我来担保如何?”

    记者身形一紧,目光陡然移到台上一角。

    “徐先生,你要给他作保?”记者不敢相信徐清在这个关口竟然站了出来。

    徐清笑道:“其实,不管你说再多,徐显在法规上的责任是多少,那就是多少,不会因为你的原因有丝毫改变。不过,这次确实伤了不少人。有些人觉得徐显罚得轻了,有些人觉得徐显再飞下去保证不了安全,可是我觉得徐显还是一个小苗子,所以,我愿意给徐显作保。”

    徐清说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敢打断徐清,这就是地位和影响力。

    徐清举起右手,张开五指:“五年,五年的时间应该就足够分辨一个人到底靠的是运气,还是实力了。我给徐显作保五年,五年内要是徐显出现重大安全失误,我就永久退出民航界,如何?”

    那记者一时之间有些语塞,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看记者半天说不出话来,徐清轻轻笑道:“难不成我徐某人的担保也不够了?需要我拉上旁边的韩起老哥吗?”

    韩起原本就是十足的吃瓜群众,结果被徐清直接给带进了坑,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却也是没有反驳徐清的话。

    这么看来,韩起的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有需要,他同样可以给徐显担保!

    徐显的座位离徐清很近,震惊之余,立马压低声音,急忙跟徐清说道:“清叔,不用这样的。实在不行,我就不飞了。你这担保太重了,不值得!”

    徐显为什么要“夸下海口”?

    一方面他是看温静姝为了护住他成了众矢之的。他要是在闷着不说话,那还算什么男人?

    另外,徐显被人接二连三地质疑,心里也会有些许火气。他是有自己的傲气的,自然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靠的运气。一个二十多岁,正心高气傲的年轻人遭受到一连串的无端指责,他的心里岂能不会生出反抗之意?

    徐显就是要想世人证明,他徐显就是真真正正的飞行天才!

    然而,如果这一切都建立在徐清的担保之上,那徐显就开始动摇了。

    徐清要是完全退出民航界,那对依托于徐清的清源集团来说,虽说谈不上毁灭性的打击,但至少也是要伤筋动骨的。

    他万万不想背负上如此沉重的期望。

    “值不值得,我自己清楚!”徐清朝着徐显笑了一下:“你知道记住,欠我一个人情就行!以后等你出息了,我会向你讨要的。”

    徐清说完,视线扫向台下所有人:“还有异议者?”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媒体都是鸦雀无声。连徐清都用退出民航界为担保了,那他们还能有什么异议。

    只是某些媒体对于刚才这个记者的行为颇有些怨言。要不是他步步紧逼,徐清如何会出来担保。要是徐显以后不中用,出了什么问题,难道徐清真的要退出民航界?

    作为民航顶流的徐清要是退出了,他们这个做媒体的拿什么吃饭?

    那记者很明显也发觉自己的问题了,真要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徐清退出民航界,那他的同行不得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

    这一刻,记者再也不想什么维护民航安全了,现实压力下,他连忙准备喊住徐清,以求徐清回心转意。

    可就在他刚欲开口之际,徐清缓缓起身,对着旁边的沈延嗣一笑:“沈组长,会也开得差不多了吧?”

    沈延嗣一愣,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徐清都拿退出民航界作为担保了,那估计也没有有异议了,再开下去确实没什么大意思了。

    “徐先生,这边已经结束了。”沈延嗣确认道。

    徐清嗯了一声,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就准备退场。

    徐清一走,整个会场就开始乱糟糟起来。可是,徐清在下台之际,忽地停住脚步,朝着场下媒体笑道:“诸位,刚才我担保的事情,你们留下视频证据就行,就不要播放出去了。”

    徐清的意思是要保徐显,要是自己的担保徐显的事儿在外传播开来,徐显又要遭受一波口水战,这跟自己的想法不符合。

    反正他说的话已经留了视频证据,他也没想反悔。

    没等场中媒体有所回答,徐清便已经扬长而去。

    经过徐清的话的提醒,温静姝立马招呼来杨宁,让杨宁跟拉来当观众的一部分星游的飞行员好好交代一下,保证他们对今天的事情一字不提。

    徐清走了没多久,徐显就跟了上来。徐清发觉身边跟着走,却一言不发的徐显,一把手搭在徐显肩膀上:“别胡思乱想了,我有私心的,咱们是交易,交易!”

    “什么私心能值得说出退出民航界的话?”徐显还是心里有疙瘩。

    徐清笑着拍了一下徐显肩膀:“所以你小子给我好好飞!”

    说着,示意让徐显不要跟着了,自己独自消失在徐显视野之中。

    徐显久久失神之中,身后传过来夏情的呼唤声,徐显转身看过去之时,夏情一脸的歉意:“徐显,对不起!”

    “不,不!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这件事是因我而起,说对不起的话,也应该是我。”徐显笑道。

    夏情脸上微微有些亮光了:“那我们?”

    “夏情!曾经我一个朋友跟我说我不适合平稳的生活,让我不要跟你在一起。当时,我觉得她说得很没有道理。”徐显笑道:“可是现在看来,我们似乎真的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