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梅子徐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2章 搭配新机长的二人制机组
    “真要告你啊?法院还立案了?”苏祁烨乐得前仰后翻,眼泪都出来了。

    徐显郁闷地喝着米酒,一顿长吁短叹:“简直就是没天理了,这都能立案的。”

    “这怎么了?大部分情况下,起诉状上写明原被告、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属于该法院管辖,法院就会立案。”苏祁烨在这方面是专业的:“不过,你刚才说的这种事情大概率还是以调解为主。”

    “调解?我需要去吗?”徐显放下酒杯,认真道:“讲道理,这事儿应该归不到我身上吧。”

    苏祁烨撇了撇嘴:“你可以不用去啊,找个委托代理人也行。你这事儿还是比较好处理的,找个好点儿的律师,都没什么大问题的。”

    “好律师是吧。”徐显的目光逐渐聚焦到了苏祁烨身上,越看越觉得这家伙顺眼。

    苏祁烨眉毛挑了一下:“你看我干嘛?”

    “我眼前不就是一个吗?”徐显笑道:“全国十佳律师,律师界的未来之星,还有比你更合适的?”

    苏祁烨嘴角抽了抽:“那你知道我的价位是多少吗?”

    “哎呀!咱们之间什么关系啊!谈钱太伤感情了。”

    “可是不谈钱,我钱包不答应啊!”

    “今天不是喝我酒了吗?就当律师费了。”徐显对坑苏祁烨从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苏祁烨差点儿把嘴里的酒喷出来:“你这酒金子酿的不成?我才喝了几口,就能贴我的律师费。好家伙,你抢劫呢!”

    “你这就俗了!”徐显眨眨眼:“取自黔阳优质糯米,滇云纯净山泉,特曲发酵,你值得拥有。”

    苏祁烨脸一下子沉下去了:“好好说!什么糯米?”

    “超市散装糯米。”

    “什么水?”

    “瓶装矿泉水。”

    “什么酒曲?”

    “六块钱一包的网上买的。”

    “那你还好意思说话?”苏祁烨义愤填膺道。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徐显哈哈笑道:“这是注入了我的爱心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那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妹?要是你愿意勾引一下我妹,我不是不可以免了律师费。这还是看在咱们小时候的情分在,勉为其难答应的。”苏祁烨幽幽道。

    徐显目光稍偏,显是愣了一下,接着就响起一个声音:“你说勾引谁?”

    苏祁烨身躯猛震,不可思议地转过头,望向身后:“你怎么来了?”

    苏雅琳将苏祁烨往里面推了推,坐下来之后,继续问道:“勾引谁?”

    苏祁烨满头大汗,急忙朝着徐显使眼色。徐显笑笑:“没有,刚才我让祁烨帮忙,我们正在谈正事,是吧!”

    “对的,对的!”苏祁烨连连点头。

    “怎么了?我哥还能帮你忙?”

    徐显:“前段时间有个人打开了紧急出口,有个小孩儿滑下去受伤了,他的妈妈认为我们没有尽到安全监护责任,结果把我们整个机组都告上了法庭。你知道的,牵扯到法庭的事,找你哥最有用。”

    “这样啊!他最近也挺闲的,正好活动一下。”苏雅琳点点头,她认为苏祁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帮帮徐显顺手的事情。

    “他很闲?”

    苏雅琳耸耸肩:“他赶紧律师行业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案子都接,现在名声起来了,反倒是要挑挑拣拣了。你问问他多久不接案子了?”

    “你这么闲都不愿意帮我?我还以为你多忙呢。”徐显无语道:“你以前可都是乐于助人的。”

    “他现在不是吗?”苏雅琳看了下身边的苏祁烨,有些威胁道。

    “估计不是了!现在他让我很苦恼,我这人一苦恼,嘴巴可就不严了。”徐显笑道。

    苏祁烨立时哈哈大笑:“我当然还是乐于助人啊!怎么能让我的好朋友陷于苦恼之中呢?我这么善良好心。是吧,徐显?”

    为了不让苏雅琳知道自己内心的诡计,苏祁烨很没有原则和气节地向徐显屈服了。国内数一数二的青年律师就这么被徐显当成了免费劳动力。

    “明天有时间不,去一下我的事务所,我要仔细了解一下情况。”苏祁烨说道。

    “这个没问题!那件事搞不定,我一直都是闲着的。”徐显道。

    苏雅琳:“徐显,你真的要选那个夏情?真的不考虑一下了?”

    近来几个月,徐显一直在追求夏情,就在最近一段时间,幸运的徐显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交往阶段。

    作为一个在普通时期相当没有决断力的人,徐显特意找来苏雅琳和苏祁烨跟夏情一共四人吃了一顿饭,一来是让夏情跟自己的朋友认识认识,二来想让苏雅琳帮忙把把关。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徐显奇怪道:“那天吃饭的氛围不是还不错吗?”

    “我没说夏情这个人不好,只是她不适合你。”苏雅琳极为诚恳地说道:“真的就认定她了,她有什么好?”

    “那她有什么不好?”徐显反问。

    “这就是问题了!”苏雅琳一摊手:“她太平凡了!没有突出的优点,没有突出的缺点,除了那张脸,没有任何辨识度。当然了,她的脸还没有到定义为辨识度的地步,只是我实在找不到她的特点,只是退而求其次,降低标准了。”

    面对苏雅琳的无情嘲讽,徐显苦笑:“你还是这么诚实。”

    “诚实难道不是美德吗?”苏雅琳:“徐显,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时间长了你就会厌恶夏情的平凡。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觉得夏情会给你受照顾的感觉。可是,徐显你要知道只是最近你家的变故让你变得自我怀疑。事实上,等到生活好转,你就会发现你需要的不是照顾你的人,而是支持你的人。夏情不是那样的人,她没有那种魄力!”

    “魄力?说得像是我要去干什么破事儿似的,要什么魄力?”徐显无语道。

    苏雅琳:“谁知道啊!你小时候可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我现在安分就行了。”徐显反驳道。

    “可是谁知道你会不会哪天又找回自己。婚姻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你可要想好了。”苏雅琳劝道:“温姐姐你就真的不给机会了?实在不行,那个叫什么来着的,连山雪也行啊!长得也好看啊!也很有个性啊!如果你选她,我都没有什么意见。你咋就选了这个一个说话轻声细语,好声好气的女人呢?”

    “这不是贤妻良母的模板吗?”徐显奇怪道。

    苏雅琳:“可是你不需要贤妻良母啊!”

    “你真就想一辈子平平凡凡的?找个平凡的妻子,平凡地生活下去?这不像你!”苏雅琳道。

    徐显:“这就是我!我不想再起什么风浪了。”

    “算了,随你吧!反正是你娶老婆。”苏雅琳道:“前两天,我爸说不再限制我们帮你了,你如果哪天不想飞了,可以来我家的事务所。”

    “我的事务所!”苏祁烨纠正道。

    苏雅琳翻了个白眼:“只是我没想跟你抢而已。”

    苏祁烨心中大骇,果然需要找个时机把自家妹妹嫁出去,剔除任何家产继承上的问题。

    不过,苏雅琳说的事儿确实有些奇怪。原本他们老爹是极力反对他们跟徐显有任何交集的。可是,不知为何,前两天他们老爹却明确表示不阻止他们帮助徐显,显得异常诡异。

    虽然不懂他们老爹在打什么算盘,不过苏祁烨兄妹并不是很在意。

    “话说,咱们事务所都是精英人员,徐显去了能干嘛?”苏祁烨问道。

    苏雅琳:“端茶送水,打扫卫生,总有一个工作适合。”

    “那我还是感觉飞行员的工作好些。”徐显道。

    ......

    果然,经过苏祁烨的介入,徐显很快就搞定了受伤男孩儿的事情。

    没有这件事儿影响之后,徐显晋升本和航线检查单上签了字,不久之后,徐显的技术等级就升到了三级,自此之后,徐显就是第一副驾驶了。

    在此之后,虽说苏雅琳极力劝阻徐显不要选择夏情。然而,荷尔蒙上脑,谁还能控制得住。至少在短短时间内,徐显差不多已经和夏情确定了男女关系了,当然除了最后一步。

    不过,显然不仅仅是苏雅琳对徐显选择夏情不满意,徐景扬也表示了相当的不乐观。或者说,准确来看,所有徐显有亲缘关系的人只有徐显的母亲黄瑛对夏情观感不错。

    ......

    温氏集团总部,董事长办公室。

    “小姐,X10的订购案以及首批的改装飞行员名单都出来了。”杨宁将一份资料放到温静姝桌上:“参加改装的飞行员领一半的平均工资,另外还有改装补贴,大约跟现在集团内部的飞行员的平均工资差不多。”

    “另外,翔羽训练中心已经跟飞标进行了先期沟通。现在国内只有翔羽训练中心有新机型的教员,本次训练将会全部聘用翔羽训练中心的教员。同时,只有翔羽天宁总部有X10的模拟机,所以所有改装训练都要在天宁。天宁总部的训练中心酒店已经满员了,我们需要额外找参训飞行员的住宿地点。”杨宁继续道。

    现在新机型还没有铺展开,只有翔羽训练中心有教员有模拟机,要是以后新机型真的铺展开了,光是训练费用也会是一项大收入。

    “这些事儿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不必跟我说,我只管集团大方向,其他事情你看着办就行。”温静姝道。

    所谓的大方向就是要不要花上十架飞机的定金和大批飞行员的培训费用赌一赌新机型的未来。

    显然,温静姝的决定是跟进清源集团的新机型。

    “小姐,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万一新机型影响到集团的其他航班运行,这个损失就有些大了。”杨宁道。

    十架飞机的先期投入的风险,集团还承受得住,不至于伤筋动骨。可是,杨宁就怕运行新机型影响到其他机型的航班运行。

    之前华航MAX出事的时候,其他机型的运行也受到了极大影响。当然,这两者不能划等号,毕竟清源集团的新机型还没有出问题。

    杨宁最怕的就是新机型出现黑天鹅性质的故障。

    有些飞机本身在设计上并没有问题,但是就是出现了问题。那就是纯粹的运气问题了。可要是在新机型前期运行阶段出现了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会极大地动摇民众对新机型的安全性的认可度,这是任何人都干预不了的。

    所以,新机型的运行的成功在于要有人让民众接受新机型,使得新机型可以进行商业化运行,这样才可以验证新机型的经济性。之后,至少在前期化运行,在民众还没有对新机型建立起足够容忍度之前,不能出现任何设计上或者非设计上的问题。

    如果是设计上的问题,那只能说是力有不逮。可非设计上的问题就不好控制了,很大程度上就是运气问题,不确定性对经营者来说,是相当恼人的。

    最快的结果不是十架飞机和飞行员培训的先期投入打水漂,而是影响了集团其他机型的运行,那损失就大了。

    说实话,杨宁觉得集团的航空产业还没有需要拼死一搏的地步。数年之内,维持现今规模不萎缩也是可以做到的。同时,集团的航空产业的主体长隆航空在高端市场的一亩三分地把持得很不错,这情况和华航有着本质的区别。

    华航可能还需要孤注一掷,不然他们只能会被鲲龙压制得没有一点儿生路。

    “尽管你可能不愿意承认,咱们集团的航空产业确实已经到了瓶颈了。外界因素我们无力改变,只能从内部突破。”温静姝道。

    外界因素就是徐清和韩起的垄断,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个格局改变不了。集团的航空产业想要寻求突破只能另寻他路。

    显然,温静姝不是那种会守着自家一亩三分地的人,她更愿意自己寻找突破的契机。

    “可是会不会太冒险了,咱们还没有必要冒这么大风险吧。这事儿要是出问题了,会动摇集团航空产业基本盘的。”杨宁还是不赞同温静姝的决策。

    温静姝却是不为所动:“那就等着鲲龙航空和清源集团自己衰落?那要等多久?就算徐清半隐退了,清源集团还是繁荣了二十年。你愿意再等二十年?”

    “小姐,你这也太有魄力了,跟前董事长真是完全相反的风格。”杨宁苦笑道。她这么说那就是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跟温静姝争论了。当然,要是温静姝铁了心要引进新机型,她也没有什么办法。

    温明远一辈子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经营着集团产业。可轮到温静姝这边,经营理念那真是大开大合,完全违背了温明远的谨慎作风。

    温静姝满不在乎:“反正我爸说只要保住仁心医院的祖业就行,其余的产业随我折腾。既然都这样了,那我还要延续我爸的风格不成?”

    杨宁一时不知如何反对。合着就是温静姝打算把除仁心医院的其余产业当成施展她粗暴经营理念的试验场了。

    赢了血赚,赔了不亏!这就是温静姝的打算。

    “小姐,后天早上要去星游航空参观一下新的应急通讯系统。这个系统是跟局方一同建设的,当天会现场演示,到时候效果好,会应用到整个集团的航空产业。”杨宁报告道。

    应急通讯系统是集团技术部门开发的一个系统,主要连通航空公司的运控中心,管制和机组。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可以完成航空公司运控中心,管制和机组之间的无阻碍交流。

    通常在出现紧急情况的时候,航空公司通常处于交流的弱势方。现在只要这个应急通讯系统应用下来,就能打破三方之间的沟通壁垒。

    温静姝点点头,也没有说话。就算是做了集团的领头人,偶尔还是要当当工具人的。

    原本这个应急通讯系统的级别还要不了集团董事长露脸的地步。不过局方似乎相当看重这个系统的前景。有意在长隆航空和星游航空应用实践稳定之后,向着全民航推广。

    要是这个应急通讯系统真的被局方看上了。局方肯定也不会白拿好处的,十有八九会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比如,在某些航线审批或者航班时刻上给予一定的方便。

    如果真能有此交易,受益的还是集团这边。

    “嗯啊!”温静姝面无表情道:“徐显那时候不在公司吧?”

    “我查过他的航班了。那时候,他应该在飞机上了。”杨宁说道。

    自从徐显开始跟夏情打得火热之后,温静姝醋意大发,非常不愿意跟徐显见面。

    “那就行!过去说几句话就回来,我不想在那边待太久。”温静姝补充道。

    对于在耍小脾气的温静姝,杨宁也没什么想要劝解的念头。现在的温静姝非常敏感,贸然提起徐显的事情说不准会激起温静姝的怒火。再者说,这对冤家再怎么闹,只要不影响集团运营就一切好说。

    ......

    星游航空,飞行准备室。

    徐显吹完酒精,领了资料,做好一些飞行准备之后,稍稍活动了下筋骨。

    乘务组过来做完和飞行机组的协调之后,夏情留了下来。没错,这次非常巧合的是,夏情也在这次航班之中。

    “还有不舒服吗?”夏情递给徐显一杯热水,有些关切道。

    徐显接过纸杯,喝了两口:“还好,就是身上还有些酸酸的。”

    前两天,徐显和夏情摊牌了,两人正式确定男女关系。当天晚上,徐显罕见地拉着夏情主动去喝了些酒,甚至最后还喝醉了。

    就算是充斥着脱离单身狗行列的喜悦,徐显还是保持着理智。喝酒的时间跟起飞的时间隔了两天多。

    的确没酒精超标的风险,但是徐显还是喝酒频率太少,少见的醉酒之后,就算过了两天之后,全身的肌肉依旧是酸酸麻麻的,精神状态也不算很好。

    “以后不能喝酒就不要喝了,就几个熟人还喝那么多酒,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夏情温柔地帮着徐显捏着手臂上的肌肉:“今天又是这么早的班,你看你眼睛都红了。”

    由于身上非常不舒服,这两天徐显睡觉睡得也不舒服。昨天晚上徐显真正睡着了也就三四个小时,所以显得样子很疲惫得样子。

    “没什么大事,今天又不用我飞,我就配合一下,没事的。”徐显安慰道。

    这次和他搭配的机长是一个刚刚单飞没多久的新机长,肯定是带不了徐显操纵的。所以,这次航班徐显就只是配合一下,倒是没什么工作强度。

    “今天飞完就去甩一下后天的班,你们副驾驶不是有一个什么群的吗?可以在里面换班的。你就在家里休息一下,这状态还是不要飞了。”夏情嘱咐道。

    徐显点点头:“今天飞完,我去群里面问一下,看有没有人接。以后还是不能喝酒,一下子喝这么多,身体受不住。”

    后天的班不仅是一个早班,还是一个大四段。要是徐显还是这个状态,十有八九是扛不住的。虽然赚钱很重要,但是以损伤身体为代价,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而且,像今天的航班就只是小两端,强度不算很大,撑还是撑得过去的。后天的早班大四段就不好说了。可能到后面两段的时候,徐显就要意识模糊了。

    讲道理,这种身体和精神状态也不便于履行自己的责任,万一遇到什么紧急情况,有没有精力处理好,都是两说的。

    徐显从开飞到现在,甩班的情况非常少见,但是为了自己以及运行安全着想,还是不要飞了。

    “对了,晚上我做顿饭给你,落地后,你先别急着走,坐我车回去。”夏情知道徐显跟自己父亲住一起,有可能在吃食上面就不太讲究了,她存在给徐显改善下伙食的念头,邀请徐显到她家吃饭。

    当然了,原因还有徐显跟家人住一起,而她是单独一个人,到她家方便些,到徐显那边总感觉束手束脚的。

    “嗯,等第一段落地的时候,我跟我爸说一下。”现在时间还早,他老爹徐景扬估计都没有醒的。

    就在这时,机长李治明朝着徐显这边喊了一嗓子:“徐显,走啦!”

    这次航班是两人制机组,倒是没有第二副驾驶给徐显打下手了。

    “你去外面等着吧。”徐显将剩下的水一饮而尽,将纸杯捏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便是疾步走向机长那边。他需要收拾一下东西,再去喊车。

    徐显收拾好东西,问好了进场的车牌号,两人拉着飞行箱出了飞行准备室大门就遇到了等候多时的乘务组。

    徐显和夏情对了下眼神,便是默默地跟上李治明。

    等到飞行机组先走到前面后,乘务组才跟了上去。

    “昨晚没睡好吗?”李治明上车坐下后,望着旁边的徐显:“你样子看起来有些疲惫啊!”

    李治明才单飞没多久,还有些自信不足,对于副驾驶的状态比较在意,他就生怕副驾驶拖后腿。

    “机长,我没事,就是航班早了些,到飞机上缓一下就没事了。”徐显道。

    “哦哦,那好!”李治明听徐显这么说,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就在搭载着机组的车出了公司大门时,几乎就是数秒之后,一辆豪车从大门开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