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梅子徐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9章 我有后台!
    或许看热闹真的是深植于人性底层的东西,原本还忙忙碌碌的值机区域的人群仿佛在这一刻都变得清闲无比,三三两两地往着徐显这边聚拢过来。

    不过十数秒,徐显他们的队伍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给围得水泄不通。

    “大家都评评理啊!我这机票才五六百,结果行李多带了些,就要额外再付四百多的超重费用,你说这还有没有天理?”大妈一看人聚了多了,立马是兴奋起来了,嗓子更是大了几分。

    现场有不少是坐过很多次飞机的,哪里会不知道其中的道道。这种廉价航空的销售方式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销售模式,那是因为不少乘客可是单纯地想要坐飞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带多少行李,对什么飞机餐也没有任何兴趣,他们只需要飞机的运输作用。这种乘客群体是不在少数的。

    所以以往的充足得用不完的行李配额以及飞机餐对他们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反倒是浪费钱了。因而,廉价航空剔除这些服务费用,降低了机票价格,就会让这类群体产生更多的购买欲望。

    不过,以星游航空为例,他们推行的是差异化服务。经济舱的乘客享受的是廉价化的交通服务,可若是想带更多行李或者配给飞机餐,那只要多加一些钱就可以买商务舱的机票。

    星游航空商务舱的机票也就比非廉价航空的经济舱机票贵不了多少。一旦购买了商务舱的机票,那行李配额就会大很多了。

    其实真正坐飞机多的人就应该知道,眼前这个大妈只要加个不到三百块钱就能换成星游航空的商务舱机票。那时候,不仅行李不要收超重费用,还能配有飞机餐,甚至于不用像经济舱那般拥挤。

    可能大妈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选择上的最优化,有可能她不知道自己的经济舱机票是有行李配额限制的,也有可能她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狼......

    谁知道呢?

    当然了,知道什么情况是一回事,能不能主持公道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唯恐天下不乱。

    “对啊!你看看现在哪个航空公司还收超重费?你看看人家长隆,人家星飞,什么时候还额外收过超重费了?也就是你们星游航空赚钱赚疯了,行李要收钱,飞机餐也要收钱,是掉钱眼里了?就这破公司还好意思开下去?”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开始开启嘲讽模式了,把星游航空那是一顿喷。

    这人说话纯属睁眼说瞎话。长隆航空和星飞航空可不是廉价航空,上面不仅行李配额充足,飞机餐还好吃,可是机票贵啊!还很少打折!

    一看有人附和自己,大妈更加起劲了:“对啊!我坐了这么多飞机了,第一次听说还要收额外行李费用的,都快赶上机票了!”

    “对啊!航空公司就是吸血鬼,资本家,变着法子从咱们老百姓兜里掏钱......”

    此言一出,立即将在场的人统一成一个战线,而航空公司就成了对立面,这一下子冲突对立就出现了。

    闻听此言,周围聚着的人群纷纷点头称是,反正商人重利,就是有原罪的,一经煽动,个个那是群情激愤。身边这么多人,至少是法不责众,起起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人多打人少,个个都敢搞,就是这个道理!

    秦宗阳也意识到事态有些失控了,虽然很难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但是他必须尽早摆脱现今的状况,等到人越围越多,那估计就要上新闻了。现在自媒体这么发达,屁大的事儿都瞒不住。

    可是这事儿跟他们也没关系啊!他们就是开飞机的,扯到这种烂账,他们如何说得清?

    就在秦宗阳有些焦急的时候,徐显环视四周,发现众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只那原本还有些迷茫的脸色霎时间冷了下来。

    他大吼一声:“星游的人呢?”

    徐显突如其来一嗓子瞬间将有些嘈杂的空间给压了下来,竟是产生了片刻的安静。不过稍许,人群之中挤出来一个工作人员,看着被围在中间的自家的机组人员,脸上一下子就显露出一丝慌乱的神色。

    自家机组之所以遭受此无妄之灾全是由于她处置不周,要是耽误了机组的航班任务,那她的饭碗可就是不稳了。

    徐显瞧着自家的机场工作人员,淡淡道:“行李的事儿归你处理?”

    “对的,是我......处理的!”工作人员连忙回道。她的目光瞟到徐显袖口是三道杠,应该是副驾驶,而在徐显身边的一个看上去上了年纪的人是四道杠,那应该是机长,可现在怎么是副驾驶在说话,而机长则是一言不发?

    这个场面怎么看上去徐显才是那个领头的人呢?

    徐显嘴唇微动:“那就交给你处理了,她想要走,还是退票,就按着规定来!要是她有什么不满意,告知她投诉的渠道。你知道公司客舱部的投诉电话吗?”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她还真不知道。

    徐显捕捉到了工作人员的表情,眼皮抬了下,轻声喝道:“乘务长!”

    乘务长一步上前,来到徐显身边,徐显道:“把你们客舱部的电话,西南局的监管电话,还有总局航司投诉电话都给她......”

    乘务长瞄了眼秦宗阳,在得到秦宗阳的点头授权之后,从手机里找出几个号码让工作人员记着。

    这陡然而至的变故使得闹事的大妈一时也有些脑子转不过来,徐显趁此时间抽出手臂,拉着飞行箱就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瞧见徐显一副挥斥方遒的模样,秦宗阳眼睛微亮,竟是落后了徐显半个身位,跟了上去。

    然而,徐显走了几步,发现聚着的人群并没有散开的趋势,立时指令安全员:“打开执法记录仪,把挡道的人的模样都给拍进来,要是航班耽误了,总得要知道找谁赔偿!”

    徐显的意思很简单,谁要是不让路,阻挡机组人员,耽误了航班,其造成的损失,将会找他们寻求赔偿。

    其实,徐显现在的行为有些越权嫌疑。机组成员在飞机运行期间为了飞机安全确实能实行一些类似执法的动作。可现在在地面上,与其说是“执法记录”,其实更像是保留证据,到时候冤有头,债有主,也好分清楚是谁的责任。

    安全员依照徐显的意思,就准备打开执法记录仪,而挡在前面的一众人看到安全员的动作一时间就有些动摇的。

    他们是来起哄加看热闹的,似乎真犯不着跟机组人员直面杠上啊!

    就在前方阻挡人员想要散开之时,徐显肩膀被一只手搭了上去,徐显转头望去,发现一个年轻人正在望着他。

    “星游航空的飞行员都是你这般豪横的?”年轻人抓住徐显的肩胛骨就是不松手。

    徐显真是服了,这群人真就是这么闲吗?不多管闲事,浑身就不舒坦是吧?

    “你哪位?”徐显耐着性子问道。

    年轻人:“我是鹏腾信息的记者。”

    “鹏腾信息?”徐显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你想干什么?”

    “民航本来就是服务行业,哪里有你这般态度的?你刚才的话就是恐吓他们,需要跟他们道歉!”年轻人说道。

    徐显笑了:“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就只能那个将你们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了!”年轻人威胁道。

    这时候,秦宗阳从后面推了一下徐显,旋即压低声音跟徐显说道:“鹏腾信息的人还是别招惹了。他们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厉害着呢!”

    说完,秦宗阳就准备跟那个鹏腾信息的记者私下说上两句。要是被鹏腾信息的人盯上了,那真是麻烦事多多了。

    鹏腾信息起初只是一家报道民航业内八卦的自媒体,虽然有些流量,但是名声不太好。后来,鹏腾信息被徐清给收编了,成了清源集团的一个宣传渠道。也借此成功洗白,现在早就是正经的民航业内媒体,而是流量更胜以往。

    对于这种记者,秦宗阳是着实没什么办法。那一个个握着的笔杆子比刀剑都锋利,实在招架不住。

    徐显一把拉住了想要跟鹏腾信息记者私下解决的秦宗阳。若是其它媒体,徐显可能还真要服个软,可反而是鹏腾信息,那可就不用了。

    便在这时,人群中有挤进来一堆人,其中竟然还有连山雪。

    连山雪一眼就瞧见了徐显,虽然没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有一个年轻人的手搭在徐显肩膀上,看起来两人之间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连山雪赶忙上去分开二人,将徐显拉到一边,小声道:“你干嘛啊!都是人啊!”

    徐显倒是显得很淡定,只是对于连山雪的到来有点儿莫名:“你怎么在这边?”

    “我是在这拍东西的!”连山雪道。

    她昨天之所以急匆匆地从长隆总部赶回滇云就是因为今天下午在滇云机场有一个东西要拍。可是拍摄中途的休息时间发现人群有所聚集,而且徐显刚才一嗓子被连山雪给听到了,所以她才连忙赶过来。

    连山雪这次为了拍摄,特意化了妆,而且妆色偏浓,这让原本显得清清纯纯的连山雪有了些别样的魅力。

    “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山雪看着对面面有不善的年轻人,还有旁边好几个不满的大爷大妈,以及四周围拢着的人群,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

    连山雪为了拉开徐显,双臂都将徐显的左手给包拢住了,徐显只觉得似乎触碰到了某些柔软处,鼻间更是充斥着连山雪身上的香味。

    “那个......是这样的......”徐显轻轻咳了两声,倒是没有将左手臂抽开,而是快速地将事情给连山雪讲了一遍。

    一听对面那个是鹏腾信息的记者,连山雪俏脸上尽是焦虑。她就是星游航空的宣传牌面,自然也知道民航业内那些媒体是真正有能量的。星游航空的宣发部门可就整天盼着让鹏腾信息给她做个专访呢!奈何人家根本不乐意,鹏腾信息就是这么牛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惹上了鹏腾信息的人,让得连山雪有些害怕,抱着徐显的双手似乎更加紧了些,使得徐显的脸都开始变红了。

    “鹏腾信息的人还是别惹他们了,私下解决吧!”连山雪小声跟徐显说道。要是星游航空的领导们,尤其是宣发部的领导知道徐显招惹了鹏腾信息的人,估计能生出杀了徐显的心思。

    “至于行李的事儿。”连山雪招呼来机场的工作人员,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机场工作人员连连点头。

    旋即,机场工作人员回去跟大妈小声说了几句话,大妈立时喜笑颜开,不住地点头,竟是乖乖跟着机场工作人员离开了。

    徐显见刚才闹事的大妈竟然这般听话,连忙问道:“什么妙计?”

    “能有什么?就你这暴脾气,小事都能闹成大事!”连山雪松开双臂,细心给徐显整理刚才被记者弄乱的衬衫和领带:“让些小利而已!这种事本来就是应该冷处理。”

    “怎能这样?她自己的问题,为何还要我们让步?”徐显这种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怎么能够接受连山雪的做法。

    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后面贪得无厌之人纷纷而来,怎么办?

    连山雪踮起脚尖,贴近徐显耳边,轻声细语:“我自是嘱咐了让她们保密,不会有事的!”

    连山雪不仅当着大庭广众如同妻子一般给徐显整理衣服,二人还有私密之语,如此亲昵之态让得对面的鹏腾信息的记者遭受到了一万点的精神伤害。

    作为单身狗,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没了人权。

    原本他就对徐显的强硬做法极度不爽,现在又公开“杀狗”,让得他更是火冒三丈。

    “道歉之事,如何说起,你赶紧给个章程!”鹏腾信息的记者喊道。

    徐显正要说话,左手就被连山雪捏了一下,意思是让他冷静,不要过于冷硬。

    然而,徐显却是置若罔闻,笑道:“王文涯现在还是你们总编?”

    鹏腾信息的记者皱起眉来:“是有如何?”

    “是就好办了!”徐显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徐显对着电话说道:“王叔,有件事要你帮忙!”

    对话那头传来王文涯的笑声:“你这小子还知道给我打电话,说吧,什么事?”

    “你手下的一个记者好像要我好看,这可如何是好?”徐显笑道。

    对面,鹏腾信息的记者看着徐显打了个电话,轻声细语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看他脸上噙笑的模样,似乎对自己的身份没什么惧意,这让他非常恼火。

    他们鹏腾信息在外走动,哪个航空公司的人不给他们三分面子?一个小小的副驾驶也敢在自己面前猖狂?

    瞧着徐显笑意愈浓,鹏腾信息的记者暗骂一声:“装神弄鬼!”

    就在鹏腾信息的记者骂出声不久,徐显忽然朝着他走了过来。临到近前的时候,徐显将手机递给他,让他接电话。

    “什么电话?谁的?”鹏腾信息的人忽然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

    徐显笑了笑:“你家总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