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梅子徐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8章 鸟击频繁的滇云机场
    “什么玩意儿?”徐显瞧瞧外面,再看看徐显:“鸟击了?”

    从声音上判断,似乎真的是鸟击,而且大致方位徐显都听得出来,好像是撞到了他这边机头下方的位置。

    “声音脆不?”秦宗阳面无表情地冒出一句话:“脆就是好鸟!”

    一瞬之间,驾驶舱的温度骤降,就连后面坐着的第一副驾驶都情不自禁地搓了搓自己的手背。

    徐显嘴角抽动几下:“真没看出来啊,咱们秦副总还能说一手冷笑话,真有你的!”

    徐显缓缓地抬起右手,给师父秦宗阳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喊人不喊副,你个小子说话过点儿脑子。”秦宗阳哼了一声,对徐显喊出的“副总”非常不满。

    跟徐显说了两句,秦宗阳便是联系起塔台来:“塔台,星游6534,我们鸟击了。”

    鸟击这种事通常不会引起严重的后果,除非撞上的鸟儿足够大,或者撞击到重要部位,比如发动机,才有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机场地势平阔,而又兼具大量的草地,极易吸引鸟群聚集,就算机场有专门的驱鸟设备,可也不能保证每时每刻机场周围都没有鸟。

    因而,鸟击这种事虽说不常见,但是也不算多么稀少,至少对于秦宗阳这样资历的老油条,小小的鸟击而已,还是不妨事的。

    不过,就算没造成什么后果,按照规定,还是要报告一下的。

    “遭遇鸟击了?什么高度?”塔台立刻回复道,这些都是需要记录的。

    “对的!在五边大约一千英尺的高度。”秦宗阳说道。

    塔台:“能给我详细描述一下?看清楚是多大的鸟,还是鸟群?撞击位置是在哪儿?有什么影响吗?”

    “鸟应该不大,不是鸟群吧,撞到了右下机头的位置,没啥大影响!”秦宗阳大略说了下情况。

    如果是鸟群的话,情况就要严重很多了? 单个鸟儿撞击飞机还好。

    “好的? 谢谢了!我会跟后续机组说明的。”塔台说道。

    一般前序机组遇到鸟击事件后,管制会将此间情况告知后续机组? 以便后续机组有所准备。

    秦宗阳快速地按了下无线电通讯的发射按钮? 却是没有说话,只是表明他知道了。

    “滇云机场好久都没遇到鸟击了。”秦宗阳嘟囔一句。一般只有附近有山丘的机场才会比较容易出现鸟击现象。滇云机场虽然地处高原? 但是附近并无明显山峦,按照道理应该不会有鸟击才对。滇云机场好歹也是枢纽机场? 驱鸟手段很齐全的? 他已经很久没在滇云机场遇到鸟击了。

    鸟击只是在进近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飞机一直下降到跑道上空的时候,徐显手开始搭在驾驶盘上? 他想要感受一下秦宗阳的拉平动作。徐显唯一比较明显的缺点就是低空的拉平动作了。

    “50!”

    在无线电高度表报出五十英尺的报数指示之后? 徐显知道后面就准备开始拉平了。就在感受到驾驶盘开始带起,秦宗阳开始拉平的时候,又是一个闷响,这次是传自于风挡之上。不知何时,在左侧一号风挡的左侧边缘角落处多了一块血污。

    “我TM!”秦宗阳骂了一声? 手上动作依旧稳健,就算突然风挡遭受到了鸟击? 还是不会影响到他的操作。

    遭受到鸟击的时候,飞机的高度已经非常低了? 毕竟都处于拉平阶段了,只是一愣神的时间? 飞机就已经接地了。

    非常明显? 这次的鸟儿很小? 撞击到风挡之上,结果尸骨无存,只留下一点点血渍粘在风挡上面。

    秦宗阳一边拉起双发反喷,一边骂骂咧咧:“今天是撞鸟窝了不成?”

    “减速板升起,反喷开锁。”徐显扫了下外面,倒也没发现什么大批的鸟群,怎么就一次碰到两只呢?

    这几率简直离谱!

    “60!”在地速六十节的时候,徐显提醒了一下,在六十节以下,按规定,确认可以停在跑道之上的话,就要转换为人工刹车了。

    秦宗阳嘴上骂骂咧咧,耳朵可没有闭气,双脚踩断自动刹车,顺手收回反推,继续开喷:“什么玩意,一个枢纽机场竟然能在进近着陆阶段两次鸟击,这机场的驱鸟的车算是白搭了。”

    机场有一种小型的驱鸟车,可以发射出某些频率的声波以此驱逐鸟群,在绕机场的小道上驱鸟。然而,现在看来,这个驱鸟的效果实在不怎么样。

    “星游6534,A6脱离!”

    徐显:“A6脱离,星游6534!”

    指令刚刚复诵完,秦宗阳就插嘴了:“塔台,你们机场怎么驱鸟的?我们又鸟击了!”

    “什么?又鸟击了!”估计连续两次鸟击的事情太过于罕见,就连塔台管制怕是都没有见过,便是问道:“这次是什么高度?”

    “什么高度?拉平的时候,五十英尺以下!”秦宗阳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满。

    进近的时候若是撞到鸟其实还好,可在拉平阶段撞了鸟,着实就有些吓人了,尤其是遇到某些心理素质不怎么样的机长,万一引起操作变形,出了乱子,可就是大问题了。

    “星游6534,证实是五十英尺以下遭遇鸟击?”这次询问塔台显得语气有些不一样了。

    “对的!”秦宗阳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什么种类的鸟看清楚没?”塔台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焦急,跟刚才进近阶段时候询问的语气那可真不是一个样。

    秦宗****体什么没看清楚,不过应该是麻雀之类的小鸟。”

    风挡上的血渍只有半个掌心大小,肯定不是什么大型鸟类。

    就在秦宗阳和塔台管制说话之际,飞机已经到了脱离道,徐显报告:“塔台,星游6534,A6脱离了!”

    “星游6534,右转F,F9前等!”塔台管制指挥道。

    这个时候,一般塔台管制会告知机组地面或者机坪频率,让其转换频率了,可是这次却显得很不一样,塔台竟是没有让机组转频。

    “右转上F,F9前等!”徐显重复了下指令给秦宗阳。

    秦宗阳嗯了一声,这时塔台管制又开口问了:“星游6534,你们能给出一个准确的高度吗?”

    徐显眉毛一挑:“塔台这是怎么了?同一个问题问了三次了!”

    秦宗阳冷笑一声:“因为五十英尺以下的鸟击就是他们的管辖范围,出了事,当然慌神了。”

    鸟击这种事儿是归机场管的,但是也不能毫无限制地将责任算到机场头上,毕竟终端区那么大,机场哪里能管得过来?要是整个终端区的鸟击都算到机场方面,那机场怕是担不过来那么多责任。所以,真正事关机场的鸟击只有五十英尺以下的鸟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塔台管制才会在两次鸟击的询问语气差距这么大。

    一个是事不关己,一个是切身相关,当然是天差地别。

    “大约三十英尺!”跟徐显解释过的秦宗阳转而回答了塔台。

    塔台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便是回答:“星游6534,你们到港后,请稍等片刻,我们会有工作人员上机有个例行调查。”

    “调查?”这话真的是超过了徐显的知识范围了,根本不晓得怎么回答。

    还是秦宗阳见多识广,处变不惊地回答道:“那你们可要快些,等太久了,我们就不等了,你们就跟我们家里沟通吧,反正我们会跟家里说的。”

    鸟击事件不仅要跟管制报告,还要向公司报告,同时告知机务,并记录在机务本上。这是鸟击后的正常处置流程。

    “好的,好的。”塔台管制说道:“星游6534,联系机坪121.33。”

    ……

    “你说什么?”秦宗阳不可思议地说道:“这是今年的第三次低空鸟击了?”

    过来做文本记录的机场工作人员脸上五官都快纠结成一团了,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今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大霉运,低空鸟击这种以往一年都不会遇到一次的事情,到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你说是不是机场风水变了?”

    相比于进近阶段的鸟击,低空鸟击,也就是五十英尺以下的鸟击是非常少见的。尤其是在滇云机场这种鸟群聚集不多,驱鸟手段又很完善的地方。

    那个机场的工作人员并没有胡乱说话,在以前,滇云机场一年都不见得处理一次低空鸟击。可到了今年,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

    简直就是诡异!

    “如果真是有三次低空鸟击,你们机场领导是得要去庙里烧烧香了!”秦宗阳笑道。反正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秦宗阳虽然不是机场系统里的人,但是大约知道一些机场的隐秘之事。比如,如果某个机场的低空鸟击发生次数超过一定限制的话,局方会进行处罚的。

    一个机场的驱鸟能力是否足够是事关机场运行实力的重要标准。要是一个机场不能符合标准地进行驱鸟,那局方不得不要考虑机场能否安全运行了。

    “前几天一架鲲龙的飞机起飞的时候撞上了一片鸟群,幸好没撞到发动机。”机场的工作人员说着:“要是再这么下去,局方指令暂时关闭滇云机场可怎么办?国内枢纽机场可从没有一个因为驱鸟不力而停业整顿的。如果真是那样,那滇云机场就要成行业内的笑话了。”

    “今年开始就非常奇怪,仿佛鸟儿驱之不尽,什么办法都试过了,还是没用!”机场的工作人员指着一张工作单:“机长你简单描述下两次鸟击的情况,然后,签个名就行,我们要送去局方备份。”

    对于低空鸟击这种事儿,不仅机场要上报局方,所属航空公司也要上报局方。正常应该是报送到局方机场司,以便局方对机场进行评估。

    秦宗阳接过工作单,在上面随便写了几句话,极其简略地做了事件描述,反正鸟击这种事本来就没什么值得写的。

    “起飞能撞到鸟群也是挺离谱的。要是这问题解决不了,以后迟早要出大事。要是真关闭机场整顿,你们也别觉得丢人,真要是出大事了,那才是丢人了!”秦宗阳签好自己的名字,将工作单递还给工作人员:“不过,起飞撞鸟群这种事你们都不写在机场通告里的?”

    “写了,只是作为一般通告而已,你们可能没注意吧。”工作人员道:“这次之后,我们估计要对所有在滇云机场运行的航空公司发特别提示通告了。”

    ……

    三天后,民航局机场司办公室。

    一个机场司的工作人员正在翻看一份电子资料,在他身后还有另外一个人将双手抱住后脑勺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这人竟是长隆5677火山灰事件调查组的组长。

    调查组组长跟这个机场司的工作人员相熟,正好临近下班时间了,他闲来无事就提前过来等人一起下班了。

    调查组组长在后面瞄了会儿电子资料,百无聊赖地问了一句:“什么事?”

    “滇云机场的低空鸟击报告。”机场司的工作人员说道:“今年发生第三起了都,也是奇了怪了。”

    “低空鸟击?倒是稀罕事!”调查组组长来了兴趣主动凑近电脑屏幕,想要看看报告说了啥事。

    这种低空鸟击报告本来就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玩意,机场司的工作人员倒也没有阻拦。

    “这机组啥运气,一千尺撞一次,五十英尺以下又撞一次……”调查组组长前一秒还在对涉事机组的倒霉运气啧啧称奇,可在下一秒看到机组名单中徐显的名字后,眼珠子一瞬间就睁圆了。

    在这份鸟击报告中附有当班机组的名单信息,而徐显的名字赫然在列。

    “星游航空得?”调查组组长喃喃道。

    机场司的工作人员笑道:“是啊!上面不都写着吗?航班号星游6534!”

    “星游航空……徐显……”调查组组长面色一变再变,眼中瞳孔猛然收缩。

    “这才过去多久,这小子就开飞了?真当自己是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