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陛下求我做太子 > 第4章:晋王杨广
    杨霜拉开寝宫的木门,走了出去。

    看着熟悉的东宫冷清寂寥,短短三日,就有了冷宫的味道。

    秋天的风吹在身上,裤裆里都感觉到了凉意。

    此时此景,让杨霜的情绪复杂。

    索性伸展一下手脚,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反正没有外人,看不到杨霜的这股浪劲,还有那挺翘的臀部。

    小太监已经离开东宫去见魏忠贤,能不能自证清白,魏忠贤是个关键人物。

    久仰大名的魏哥?会来吗?

    临近晌午。

    杨霜正在书房写字,一道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殿下,该用午膳了。”

    杨霜拿笔的手一顿,眉头顿挑。

    这可不是小太监的声音!

    他连忙抬起头,发现是位面皮白净的中年太监,正是内廷司掌印魏忠贤。

    杨霜放下笔,笑道:“魏公公,让你辛苦一趟了。”

    魏忠贤恭敬道:“太子殿下传召,这是奴婢的荣幸。因为要掩人耳目,所以才拖到晌午,以送午膳为借口,买通侧门禁军,才能悄无声息的进入东宫,让太子殿下久等了。”

    “再过几日,孤就不是太子了。”杨霜感慨道。

    谁知魏忠贤跪了下来,郑重道:“在奴婢心中,殿下永远都是太子,无人可以取代。”

    杨霜看出了魏忠贤的诚意,而且自己现在的处境,魏忠贤也没有理由欺骗自己。

    说起杨霜和魏忠贤的交情,缘起杨霜的母亲,也就是已逝的皇后。

    魏忠贤十三岁入宫时,因为不懂事,冲撞了杨妃娘娘,要被杖毙。是杨霜的母后路过救下了他,并让他去凤禧宫伺候。

    虽然魏忠贤只在凤禧宫呆了三年,但那时的魏忠贤就已经发誓要回报这份恩情。而且魏忠贤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杨霜母后的提携。

    两年前,杨霜的母后病逝,后宫妃嫔表面哀悼,暗地里喜出望外。而魏忠贤跪在灵堂外一天一夜,从那时起,杨霜便和魏忠贤有个交情。

    杨霜上前,亲手扶起他,感动道:“如今愿意为孤奔走的忠良,只有魏公公了。”

    魏忠贤起身,道:“奴婢相信殿下不会干出那种事,如今朝廷之上,也有官员为殿下奔走。”

    “陛下正在盛怒,求情反而会坏事,只有证明孤的清白,才能解决麻烦。魏公公,你可愿意帮孤?”杨霜问道。

    魏忠贤拱手不起:“但凭太子殿下驱使。”

    “好!”杨霜大喜,便连忙道:“魏公公,莞贵人临死写下绝笔书信,要么她是被逼,要么就是她陷害孤。所以麻烦魏公公验明莞贵人的真正死因,看看她到底是不是自缢。若是被人吊死,是否能查出痕迹。”

    “而如果她不是被逼死,是她要害孤,那就得好好调查莞贵人的身份和来历,以及她的心腹仆人,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魏忠贤连连点头,应道:“请太子殿下放心,奴婢回去后,立即就查。”

    “另外,还请魏公公派心腹替孤送封信出宫,交给明国公!”杨霜又道。

    杨霜的岳丈正是明国公诸葛南天。

    此人算是隋朝的定国柱石之一。

    他幼年学文,青年从军,北上征讨匈奴,往西抵御大唐,战功赫赫,功勋至国公爵位,官至护国大将军。

    近年来因病致仕赋闲在家,但在朝廷中的影响力丝毫未减。

    再加上诸葛家乃是大氏族,所以深得圣上圣恩,他的女儿才能嫁给杨霜,成为太子妃。

    现在这种情况,其他文武百官也许不可信,但诸葛南天可信。杨霜需要交代他一些事,以便于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魏忠贤立即应答:“此事简单,请殿下放心!”

    杨霜正准备将写好的信交给他时,小太监匆匆跑来,急声道:“太子殿下,不好了,齐王殿下和晋王殿下来了,已经进了东宫。”

    杨霜眉头一皱,“他俩怎么来了?”

    自从杨霜做上太子之位,和六位弟弟的关系就有些隔阂,不过他和齐王杨勇、晋王杨广同为皇后所出,是亲兄弟,所以关系相比较其他皇子要好一些。

    但是皇家无亲人,太子之位惹人垂涎,同为亲兄弟,也会背后下刀子。

    “殿下,奴婢这就回避。”魏忠贤不敢逗留,立即退了出去。

    杨霜把桌子上的东西简单整理,心中很好奇这两位弟弟此行的目的。

    尤其是杨广,这位晋王的大名在前世如雷贯耳,被人黑的太惨,这一世的杨广,是否也是厉害角色?

    稍等片刻,杨勇、杨广进了殿。

    “你们来了啊...”杨霜坐在椅子上,神色装作憔悴。

    杨勇、杨广的容貌和杨霜有四分相似,只不过杨勇书生气重,目光平淡且温和。而杨广虎背熊腰,常年练武练就了好身材,目光沉着深邃。

    俗话说相由心生,这不是无的放矢。

    古代有观相一说,杨霜曾拜读过这方面的书籍,觉得面相一说有可取之处。

    杨霜原来的记忆中,杨勇生性平和,心性善良。而杨广有勇无谋,为人粗犷。

    但今日两人进来后,看到神情落魄的杨霜,杨勇眼中闪过怜悯,但杨广的眼中却是波澜不惊。

    杨霜察言观色的能力极好,立即意识到,原来的记忆不可信。

    杨勇倒是符合记忆中的判断,但杨广绝不简单。

    听到杨霜的话,杨勇顾不得行礼,疾步上前,叹了一声,说道:“太子,你要保重身体啊。”

    杨广则道:“是啊大哥,一定要保重身体。你别太担心,等父皇的怒气降下来,你只要认个错,父皇顾念父子之情,就会消气。你毕竟是太子,是国之储君,储君之位不可妄动,会动摇国本的。”

    认错?越是认错,死得越快。

    杨广看似好心,是在出谋划策,实则是在下套子。一旦自己认错,那就侧面承认了所作所为。

    而且杨广的称呼和杨勇不同。

    君臣有别是秩序,杨霜即为太子,便是储君,纵使是亲弟弟,杨勇也尊称杨霜为太子。

    但是杨广呢?他叫杨霜为大哥。

    人在身处困难处境之时,心神憔悴,内心会形成孤独感,这一声“大哥”叫的亲近,感情同等于“来了老弟”,代表了亲人的关心,会瞬间拉近彼此关系,并形成一定的信任值。

    所以杨广这声大哥可不是随意叫的,而是为了让他后面的话能取信于杨霜。

    这就是说话的技巧。

    而他短短三句话,前面是关心,中间是出谋划策,后面是安抚。

    这样的心思,会是粗犷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