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斗罗之召唤天使 > 第164章感觉身体被掏空
      “值得吗?”白斩盯着凉冰的眼睛,想要看出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凉冰直视白斩,眼中带着恳求用卑微的语气说道:“不知道。但天使已经足够强大,你也不在需要我,所以我想试试。”

      白斩松开捏着凉冰下巴的手,然后靠在椅子上静静思考,他的手指不断的敲击着椅子的扶手。

      “咚咚!咚咚!咚咚!”

      凉冰的心也随着手指的敲击,忽上忽下,起起伏伏。

      几分钟过后,白斩终于开口道:“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

      “本来这次回天使之城,我就打算和你说这件事情,而且我的人也在等我。不过你说要打战,所以我让他们先再多等一段时间,我准备等战争结束再向你辞行。”

      白斩怪异的看着凉冰疑惑道:“你的人?你还有人?这一趟出去,正事你没干多少,其他事你没少干!”

      “那我就不能有自己的人吗?”凉冰抱着白斩的大腿,不服气道:“白斩,你这么说可不公平,像冷和彦那些人在人类世界不都是有自己人的吗?”

      白斩一挑眉,淡淡的道:“所以你打算出去后另起山头和天使对着干。”

      “没有!”凉冰举起手指天,“我对天发誓绝对不会没事找事。”

      “行吧。”白斩摸了摸凉冰的头,无奈道:“其实你想玩玩也不要紧,只要别和天使发生冲突。”

      “真的吗?”凉冰惊讶的看着白斩,心中激动万分。

      白斩解释道:“我早就知道天使之城关不住你了,只是没想到你我的这番话会是发生在今天。”

      “老.....我太爱你了!”凉冰直接起身对着白斩的脸就是一口,刚刚她差点激动的自称老娘了,不过想到白斩不喜欢听脏话又立刻收了回去。

      “先别急着感谢我,我还有和你约法三章,第一不能和天使做对。第二,十三议会的命令你必须执行,第三,你不能再用恶魔这个两个字来作为你的名字或者代号。”

      知道凉冰一直在克制自己,白斩也有些无奈,毕竟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让凉冰在天使之城待着确实是对她的一种折磨。

      不过这种无奈很快就转变为惊慌。

      “凉冰,你要干什么?”白斩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裤子,而凉冰此时正要给白斩解开裤腰带。

      见白斩不配合,凉冰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道:“感谢你呀!”

      “不了,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改天吧!”白斩摆了摆手,想要起身离开,凉冰的战斗力实在太过剽悍,他可想扶墙而出。

      “不行,我现在就想感谢你。”说完凉冰从背后抱住白斩。

      白斩只感觉自己的后背上突然被两团重物挤压,回头一看,凉冰已经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了。

      白斩认真的摇头拒绝道:“凉冰,我在禁欲!”

      凉冰轻笑道:“那正好,我来考验考验你。”

      接着白斩只觉一股异香转入鼻中,然后自己的头就开始昏昏沉沉。

      。。。。。。

      第二天早上

      一座宫殿的走廊旁,传来一道道男人的嘀咕声。

      “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了。”

      “我恨你,你这个恶魔。”

      “什么考验,哪个男人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白斩扶着墙边上的栏杆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从嘴里传出不开心的话。

      他现在感觉自己的嘴巴有些干,身体的精气神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脚步也有些虚浮,腰还有点微酸。

      此时白斩脑中一片空白,紧接着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其实,走了也好。”

      就在白斩慢慢悠悠的想走回自己房间时,一道美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拐角处。

      见到有天使经过,白斩瞬间直起刚刚还佝偻着的腰杆,收起扶墙的手,挺胸抬头如往常一样精气神十足。

      “白斩,你怎么在这里?”来人正是鹤熙,没想到能在路上遇到白斩,见到白斩一个人在这里便前来打招呼。

      “啊,我呀,我这个看风景。不错,这里的风景好美。”白斩强颜欢笑,努力维持自己的颜面。

      “看风景?”鹤熙转头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值得一赏,“这哪里有风景?”

      眼前的鹤熙穿着一袭露背礼服,不仅把她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甚至于白斩还能看到一些隐晦的东西。

      感觉到下面小兄弟有抬头说自己行的趋势,白斩在心中说了一声:不,你不行。

      “哦!我明白了。”鹤熙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她的脸腾一下就红了,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偷偷摸摸瞄向白斩。

      见鹤熙表示理解,白斩有些惭愧的苦笑道:“你明白就好。”

      说完正打算离开时,鹤熙上前牵住白斩的手,不好意思的笑道:“白斩,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浪漫。”

      “浪漫?”白斩先是有些疑惑,但随即反应过来,鹤熙不会认为我说的风景是她吧?

      见此时眼前的鹤熙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白斩心中苦涩,他自然猜到鹤熙想要什么,如果是外人自然不可能因为一句夸奖就让天使脸红更别说任君采摘。

      但白斩不一样,他对所有天使自带120%的好感度,基本上算是所有天使心中的终极梦想,即使是天生自带圣洁属性的天使也会因为白斩的一句赞美而兴奋一两个月。

      白斩在心中叹了口气,然后抱住面前在这个即使加上斗罗位面来算也是数一数二的绝色佳人,但他心中却没有一丝不干净的念头。

      即使这位佳人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礼服,即使这位佳人露着光滑的美背,即使这位佳人礼服很漂亮,即使这位佳人银色的秀发很诱人,即使这位佳人长得国色天香,即使这位佳人直接吻了过来。

      美人在怀,白斩无奈的叹了口气,抿了抿了一自己发干的嘴唇,然后身体渐渐变白,随即奔溃化为点点星光消散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