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斗罗之召唤天使 > 第124章唐月华的执着
      “舅舅,你还记得以前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魂圣吗?”

      “当然记得。”白鹤微微颔首,作为舅舅,白鹤自然知道唐月华身边总是有一个魂圣形影不离的保护她,不过白鹤明白过来,这次唐月华身边没有那个魂圣的踪影:“这次他怎么没有跟着一起来?”

      “他永远都不会来了。”

      “月华,怎么回事?是不是他被人害了,你想让我帮你报仇?”

      白鹤第一反应就是刘权被害了,而从小被他看着长大的唐月华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才来找自己帮忙。

      但随即这种想法又被他否定了,按理来说这种事情应该找昊天宗解决,毕竟刘权也是昊天宗的人。可现在唐月华却来这里求自己帮忙,事关昊天宗面子,他们不可能不管,除非.........除非对方很不弱,昊天宗也不愿意出手。

      一瞬间,白鹤脑中推算出了一个合理的结果,他眼睛紧盯着面前正一脸悲伤的唐月华,心想如果她深夜上门求的忙不是小孩子之间的过家家,那直接就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不过白鹤的这些心里动作身边的唐月华却丝毫不知,她现在只想将自己的事情告诉这个舅舅,这个她目前唯一信任的人。

      “舅舅,你知道大汉的事情吗,其实那就是刘权.........”随着唐月华的讲述,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故事出现在白鹤面前。

      白鹤在旁边越听越心惊,没想到最近威风八面的大汉原来是这样的,那个每天跟着唐月华的魂圣竟然就是刘权。

      同时他也知道为什么明明刘权是昊天宗的人而昊天宗却不去管这件事情,因为刘权做的本来就是丢人现眼的事,虽然复国成功,但他的一切行动都没有对昊天宗禀报,这相当于背叛宗门。

      “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你还和谁说过?”

      “除了舅舅,我还告诉过昊天宗的一些长老,但他们一直拒绝我的请求还拦着我不让我见父亲。”

      唐月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舅舅,我想请你去求一求父亲,让他把刘权带回来。”

      “月华,或许我也要拒绝你了。”

      “为什么舅舅,刘权现在是大汉国王,如果他能回来,对我们昊天宗也是非常有利的。”

      唐月华并不觉得自己所求的事情有多难,在她心里刘权的价值比以前大,按道理来说昊天宗应该欢迎他重新回来,现在她父亲之所以对这件事情不管不顾肯定是因为那些长老欺骗了他。只要通过自己的舅舅将这些话传到她父亲的耳朵里,以自己父亲的英明就一定会认同这件事情。

      “月华,你根本不懂这里面的事情。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

      “月华,你仔细想一想,刘权一个魂圣如果没有外人的帮助怎么可能复国成功,要知道大汉国原来明面上可是有两位魂斗罗的。从他离开昊天宗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相当于叛逃了。”

      “不,不........你在骗我,不可能。刘权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唐月华瞪大眼睛难以接受,她开始急促的否定白鹤所说的一切,到最后她几乎是喊着说出最后一句。

      “舅舅,你不了解他,我跟他待在一起十几年了,我比所有人都知道刘权,他绝对不会抛弃我的!不会抛弃我的!不会抛弃我的!”唐月华拉着白鹤的衣袖开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最后一句“不会抛弃她”,由此可见刘权在唐月华心中的地位。

      唐月华还记得在刚刚觉醒废武魂时,在唐昊和唐啸还没有发现并关心她这个妹妹前,刘权就一直陪在她身边说会永远保护她,那个时候她的世界只有这一个也只认可这一个亲人。

      “月华,你要学会长大。”白鹤紧紧抱着面前柔弱的小女孩,作为成年人的他自然知道每个人都有那么几次年少轻狂,冲动的代价有时很大。

      “即使我答应你把他带回来,但你知道把他带回来后他会有什么下场吗?等待他的只会严刑拷打,让他将所有透露出去的昊天宗秘密说出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都拒绝我。”

      “月华,我已经替你安排好房间了。今晚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早点休息吧。”

      “不。”唐月华慢慢抬头,面前这个面容精致的小女孩语气中带着倔强。湛蓝色头发上依然带着的露珠证明连夜赶来的决绝,这件事情她非要知道不可。

      “舅舅,我不要你把他带回来,但是我一定要知道为什么刘权要叛逃,是谁把他骗走的!”

      “月华,如果只是普通事情的话,我保证没有二话,但这件事情我不好绕过昊天宗。昊天宗的选择你也知道.......”白鹤脸上带着愧疚,他心中的理智占据上风。

      唐月华见白鹤这样,心凉了大半,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平日里对她嘘寒问暖的舅舅,心痛欲裂。

      “舅舅你明不明白,昊天宗派出去的那些人带回来的都是假消息,他们只会捡那些长老想听的说.......”

      唐月华还想接着说,但她发现自己的嘴已经被白鹤以极快的速度用手捂住了。

      “月华,以后这种伤和气的话可千万别在其他人面前说。”白鹤不在意唐月华骂他,但是怕隔墙有耳。毕竟昊天宗和武魂殿不同,在昊天宗一名长老的权力是非常大的,有时候长老们甚至可以驳回宗主的不合理命令。这些在武魂殿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但在昊天宗这些确实理所应当的事。

      “滴答!滴答!”唐月华的眼泪不值钱的流下,温热的泪水在冰凉的雨水下显得格格不入,同时也让正捂住她嘴巴的那只手微微颤抖。

      看着面前有些稚嫩的唐月华白鹤心中有些下不定主意。一方面他作为昊天宗附属宗门应该听从昊天宗安排,但另一方面唐月华的身份又太过特殊,而且作为舅舅,看着唐月华这样他心里也不舒服。

      良久,唐月华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哭,白鹤终于心软了。

      “月华,如果只是想知道原因,我可以去帮你确认一下。”

      虽然冲动的代价很大,但其中也包含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