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斗罗之召唤天使 > 第83章冷的世界乐
      在回到牢房后,白斩按约定去并没有去问冷,他知道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毕竟第一印象可不是闹着玩的,冷对自己的印象很难转变,没有把握白斩不敢轻易尝试。

      当然,白斩也不可能坐以待毙,等着那所谓的运气转变。

      在这段时间里,白斩尽量让自己承担起作为一个大哥哥的责任。比如沈毅有些东西搬不动,白斩会主动帮忙,杨立的饭不够吃白斩会分给他一点。

      虽然沈毅和杨立对白斩的态度依旧没有多少改变,而且白斩也对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很反感,但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是可以的装出来的。

      忍辱负重,才可以以后变得更强大。

      更何况沈毅和杨立这两个人本身就上了自己的死亡名单,对于将死之人,白斩是可以给与一定的宽容。

      这段时间白斩所做的一切都被冷看在眼里,冷和白斩的关系也开始变化,原本对白斩已经失望透顶的冷,也开始会主动和白斩一起去帮助年纪较小的沈毅和杨立。

      这一切都在白斩的计划之中,表面上他是刷沈毅和杨立的好感,但实际上一旁的冷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一个星期后,夜色已至。

      白斩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当沈毅和杨立已经睡着时,白斩起身看着正打算入睡的冷。

      白斩看了看四周,没人后便轻声严肃的对冷说:“冷,你还记得一个星期前答应我的事情吗?”

      “嗯?”原本将要睡着的冷见到白斩突然起身来对自己说这么一句,有些疑惑:“什么事情?”

      冷真的想不起来了,那天晚上白斩没有来打扰她,她并没有放在心中。

      “冷,就是你真正认为我受不了监狱压力疯了的那天,我早上和你一起工作时...。”说到这里,白斩脸上露出苦笑,说道:“你敷衍我的话。”

      “额...”冷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白斩的话让她想起了那天的事情。白斩最后一句敷衍让冷有点尴尬。

      冷轻咳了两声。

      “冷,我现在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白斩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一点。

      冷盯着白斩的眼睛没有说话,白斩也目不转睛的和冷对视,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此刻,冷感觉面前的白斩,似乎变得跟往日不太一样,优雅高贵。

      冷缓缓的点了点头。这次的答应和上次的不一样,这次冷是真的打算听听白斩的问题了。

      白斩理了理思路,说道:“冷,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我们建造这个恶魔之塔是为了复活莫甘娜,那么莫甘娜是什么时候死的,又或者说谁说莫甘娜死了?”

      冷一听,说道:“在史书里,莫甘娜十年前被天使审判了。”

      白斩开始运用心理学,开始了反问:“我很好奇,这个国家是怎么知道莫甘娜这种神的?”

      冷深呼了一口气,她不清楚白斩为什么这么关心莫甘娜的事情。

      冷说道:“莫甘娜是恶魔女王,一百年前出现在这个国家,然后展现了她的力量摧毁了天使的信仰。”

      白斩点了点头,说道:“也就是说,这个国家已经信奉恶魔近百年了?”

      冷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开始了回忆,慢慢的点了点头:“是的,在十年前天使的光芒回到这里的时候,全国确实信仰的是恶魔,这些都是历史书上可以知道的。”

      “假的。”听完冷的话,白斩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什么假的?”冷听到了白斩的自语,有些疑惑。

      “莫甘娜并没有...。”白斩看着面前的冷,默默的把后面没有死的话收了回去。

      “没有什么?”冷见白斩突然不说了,有些好奇。

      见冷的好奇心有点重,白斩扯开话题道:“冷,你想知道我在一个星期之前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吗?”

      “为什么?”这些天白斩所作所为冷都看着眼里,她也怀疑白斩没有真的疯,毕竟那时候的白斩,像另一个人。

      白斩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轻笑道:“冷我想先给你讲个故事。可以吗?”

      “好。”虽然不清楚白斩为什么会给自己讲故事,但冷很久没有和白斩聊天的,她很怀念和白斩以前的日子,便点了点头。

      白斩开始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地方叫梅洛星......”

      就这样,白斩和冷讲了原著中超神学院里诸天降临的一段故事。

      而冷在白斩旁边听得津津有味,从一开始为梅洛星男尊女卑地位的不满,到后来凯莎被华烨抢走的惋惜,在到最后怒海之战的兴奋。

      就在怒海之战讲到最精彩时,白斩突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接着讲了?”冷握紧拳头想知道最后到底是三王赢了,还是华烨赢了。

      白斩说道:“你现在还想知道我为什么一个星期前会突然像疯了一样吗?”

      “嘿嘿。”冷的脸上露出笑容,摇了摇头道::“我不想知道。因为你现在已经不疯了。”

      “对了”白斩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

      白斩说道:“对了,冷,之前那个守卫为什么对你和对其他人不一样”

      “哦,你是说他呀。”冷也心中似乎有难言之隐,犹豫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为难道:“他...我不能告诉你”

      “好。”白斩勾了勾冷的鼻子,这是他在“斗罗大陆的梦中”经常对那个冷做的事情。

      “抱歉。”被白斩这么温柔以对,冷有点内疚的低头。

      “不要紧,那是小事”白斩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冷没有回答其实就是一种回答。

      白斩接着说道:“冷,我接着给你讲怒海之战吧!”

      “好。”刚刚还在纠结的冷听到白斩又要讲故事,连忙将之前的情绪甩掉,开始认真听讲。

      “怒海之战......。”一个夜晚,白斩和冷的关系直线上升,甚至在讲故事的时候白斩还慢慢的搂了冷的肩膀,有了一些肢体接触。

      而冷也没有太过拒绝反对。

      他有信心在一个月内攻陷冷,当然这一切必须是在没有意外的前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