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小说 > 传奇机长 > 第180章 王对王!灾星对灾星!(求月票!)
    “嗯?”秦越的手腕被徐显抓住,神色一凛,他发现徐显在捂着自己的耳朵,立时有些明白过来:“你压耳了?”

    徐显忍着剧痛,再次重复道:“别下太快,耳朵太疼了。”

    “是感冒的原因吧?”冯俊瞧着徐显近乎扭曲的五官,看着都觉得疼。

    徐显到现在如何还不知道原因所在?感冒的话,会加重压耳的症状,这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不过,能疼成这样,徐显是没想到的。

    想起自己航前信誓旦旦地说一点儿小感冒没什么事,结果感冒确实没什么事,感冒引发的压耳那就是大事了。

    “星游6778,我右转航向270,机动一下。”徐显现在五官都挤在一起了,要是再保持大下降率,秦越真的怕徐显的耳膜出问题。

    压耳一般不会引起严重的后果,除了一些不适感。可是,秦越是听说过有飞行员压耳压得耳膜破裂的。

    耳膜破裂如果程度比较轻微,是可以自愈的,可要是比较严重,就需要手术治疗了。有的就算手术成功了,也会存在听力下降的后遗症的。

    飞行员的体质要求,不仅仅有视力要求,对听力也是有要求的,即便电测听四年才需要测一次。

    既然徐显的症状这般严重,秦越就不得不考虑徐显的情况了。

    进近管制显然不明白星游的飞机怎么突然有这个要求:“星游6778,你是有什么问题吗?你的高度没问题吧?”

    作为进近管制,他们也会算高度的,至少到现在为之,星游6778的高度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是我们这边有个机组人员压耳症状比较严重,我保持不了大下降率。”秦越直接实话实说了。他的高度没问题是建立在飞机可以持续保持大下降率的条件下,可是徐显现在这个状态如何能保持大下降率,只是先行机动一番,增加更多的下降空间。

    “压耳?”进近管制一时有些无措,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奇怪的理由:“很严重吗?需要优先落地不?”

    就在秦越要回答之时,徐显赶紧说道:“不要优先权!能帮则帮!”

    如果需要管制大量的额外调配,这种情况可能被管制报上去,后面还要各种解释就很麻烦。徐显的意思就是要是能在进近管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小帮一手就行,不要有过多的要求。

    秦越都是机长了,徐显的要求一提,他基本就知道徐显什么状态了。

    徐显既然说不要强行要求优先着陆,那就说明他的情况还没到非常紧迫的情况,只是不要下降率太大,使得症状过于难忍。

    “暂时不用,可以的话,让我们尽快落地就行。还有方便机动不?”秦越说道。

    尽快落地和优先落地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

    “星游6778,右转航向270,可以左转报。”进近管制当即同意了秦越的要求:“现在进场飞机不多,调配难度比较低,你有什么要求的话,可以跟我说。”

    下午三四点的时侯,滇云机场的进场飞机流量确实非常低,从进近管制的角度来看,帮一下星游6778倒是没什么。

    秦越眼睛一亮,立即是打蛇随棍上:“那方便的话,可以保持航向270直切五边吗?”

    如果按着标准进场程序,前方不远处就有一处障碍物,下到4200米之后就要平飞保持一段时间。可要是能在现在的位置直飞切入五边的话,就可以连续下降,没有高度限制了。不过,直切五边的话,有可能会影响别的进场飞机,需要得到进近管制的许可。

    然而,进近管制直接同意了:“星游6778,下高度3600米,航向260,可以建立21号盲降,航道报!”

    “下高度3600米,航向260,可以建立21号盲降,航道报!星游6778!”这句话是徐显回复的。

    他耳朵疼是一阵一阵的,勉强还可以担负起通讯的任务。

    秦越调整好新的航向,继续下降到英制高度11800英尺,核实完航道,盲降频率,三字识别码,预位了VOR/LOC。

    在等待航向道截获的时侯,秦越看着徐显龇牙咧嘴的样子,说道:“要不换人吧!”

    冯俊的级别完全可以和秦越搭档飞行,不存在机组实力不够的情况的。

    “马上截获了,等下滑道截获后再说吧。”徐显心里也想着换人了,可是航向道马上就要截获了,而且21号跑道的最后进近定位点高度就是3600米,看这架势,航向道截获后不久,下滑道也快截获了。

    徐显想着等21号跑道完全建立盲降后,工作强度降下来之后,再看情况换人。不然,一会儿落地之后,地面滑行又是一波拉强度的工作,徐显怕自己顾不过来。

    不过,落地之后,讲道理耳朵就应该不会疼了。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徐显感觉自己真的是疼傻了,状态真是不行。

    在徐显话音落下的一刻,航向道截获,徐显报告:“星游6778,21号跑道航道了。”

    “星游6778,继续进近,联系塔台133.3。”

    “塔台133.3,再见了,星游6778。”

    二人对话之际,秦越预位下滑道,就是一两秒的功夫,飞机下滑道截获,秦越调定复飞高度。

    “塔台,星游6778,21号盲降了!”

    “星游6778,地面风220/03,跑道21,可以落地,修正海压1014。”塔台管制直接给了落地许可。

    看得出来,这个时候的滇云机场确实很闲。不仅进场的飞机很少,连地面放飞都不多,不然这个时侯就应该是让徐显他们继续进近。

    “速度检查,放轮,襟翼十五!”秦越下了指令:“放完就换人吧,后面没啥事了。”

    徐显没有在坚持,这压耳疼痛是一波一波的,就好像有一只巨手把徐显的脑袋捏来捏去,着实有些顶不住了。

    徐显确认速度没问题后,放下起落架和襟翼手柄到十五的位置。他还稍等了一下,等到起落架指示灯和襟翼十五的指示灯都显示绿色之后,才算是放下心。

    “起落架放下三个绿灯,襟翼十五到位绿灯!越哥,那交通讯了!”这时候就看出徐显的专业性了,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下,徐显还是要明确职责的转换。

    秦越是负责操作的,徐显是负责通讯的,徐显在离开座位的时侯,特意说明将通讯责任交给秦越,明确职责交接,不会出现通讯责任不清的情况。

    这当然只是一个小细节,倒是没什么技术含量在里面,只能那个说徐显心思很细。

    秦越笑了下:“接通讯!你也起来吧!”

    秦越的后面一句话是跟观察员位子的冯俊说的。其实不用秦越发话,冯俊自己已经开始解安全带了,收起座位了。

    与此同时,徐显也解开了安全带,将座椅往后拉一下,拔出耳机,起身往后去了冯俊站起腾出的位子。

    二人在驾驶舱入口走廊交换了位置,冯俊跨着坐上右座位子,徐显则是放下了观察员的座位,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徐显一坐下来,就先干了半瓶的矿泉水。

    咀嚼和吞咽都有助于缓解压耳的情况,可是徐显把口水都快吞干了,还是没什么明显的效果。到了观察员位置之后,直接喝矿泉水,还算是有些效果。

    冯俊刚刚坐下,戴上耳机,立时说道:“接通讯!”

    “交通讯!”秦越瞄了眼冯俊的状态,再是下了指令:“速度检查,襟翼三十。”

    “速度检查,襟翼三十!”冯俊迅速进入状态,按着指令,将襟翼手柄放在三十的位置。

    “襟翼三十,到位绿灯!”

    秦越立时宣布:“着陆检查单!”

    “着陆检查单,发动机起动电门连续,减速板预位绿灯,起落架放下三个绿灯,襟翼三十到位绿灯!着陆检查单完成!落地指令有!”

    冯俊完成着陆检查单的时侯,塔台那边又响起来一个声音:“星游6778,请问副驾驶是徐显吗?”

    “嗯?”在后面干水的徐显握着个矿泉水瓶,双腮鼓鼓的,跟过冬找食物的仓鼠一样,大大的眼睛里全是迷惑。

    他是耳机都没插上去的,只听到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提及了自己的名字。

    “我吗?刚才频率里喊我了?”徐显一口咽掉嘴里的水,提问前面在座的两个人。

    冯俊嗯了一下:“塔台那边你有认识的人?”

    “没有啊!”徐显记得自己没什么管制方面的朋友。

    便在这时,塔台的管制又重复了一次:“星游6778,徐显在上面吗?”

    这一次,字正腔圆,清清楚楚地送到了徐显耳朵里。

    “真是找我啊!不是同名同姓?”徐显连忙将耳机插进去,想着就算名字重复了,航班号也不会重复吧。

    而且,听这管制的声音,怎么有点儿眼熟啊?

    “一千尺,着陆形态完成,稳定进近!灯光全开,可以落地!”冯俊没有回答塔台管制的问题,显然是留着让徐显解决。

    “稳定进近核实了!”秦越已经在用湿毛巾在擦手了,目的是擦拭去掌心的汗渍,免得一会儿握盘滑手。

    擦手的时侯,秦越还有心思跟徐显打趣:“不是说不认识人吗?刚才是喊你吧,应该没弄错了。”

    徐显揉了下右耳,戴上耳机,问秦越:“那我回一下?”

    这种无关工作的对话,徐显还是客套了征求了下机长的意见。

    秦越耸了下肩膀:“随你啊,又不是什么大事。”

    得到秦越的同意,徐显自己回了塔台管制:“你好,我是徐显,请问有什么事?”

    徐显回复后不久,塔台管制就说话了:“我是昆阳河迫降那天的塔台管制,你看方便的话,到港后给塔台这边来个电话可以吗?”

    作为星游航空的基地机场,大部分飞行员都有滇云机场塔台的座机号,塔台管制那边倒是不担心徐显不知道。

    “啊?是他?怪不得听上去声音有些耳熟。”徐显恍然大悟。

    现在在班的塔台管制竟然是上次昆阳河迫降事件时的塔台管制郑盛。

    其实郑盛是想给徐显他的私人电话的,不过在公共频率里,暴露出自己的私人号码非常不方便,所以退而求其次,希望徐显先打塔台的工作号码。

    可是,徐显这种不喜欢交际的人很是不乐意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有所交集,但是,他也不好直接拒绝,只说:“落地后,再说!”

    郑盛也没有纠缠,都没有回复。

    “那天迫降时侯的管制?”秦越顿了一下:“听说管制那边有人受到处罚了,要不你还是别去了,省得别人打。”

    飞行圈子和管制圈子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交集,但是毕竟是两个领域的圈子。秦越大约听到昆阳河迫降事件时侯的管制有不少受到了处罚,生怕这个塔台管制就是其中之一。万一这个人气不过,想要真人线下约架怎么办?看徐显小胳膊小腿的,战斗力估计就是个渣渣,不被人吊起来锤?

    出于对徐显的生命安全的忧虑,秦越还是建议徐显就当无事发生。

    “我去,不至于吧!听他口气不是想要打人的样子啊?”徐显哆嗦了下,要是真如秦越所说,自己岂不是被一群管制给惦记上了?半夜被人蒙个麻袋,抓起来打一顿咋办?

    不过,光从刚才那人说话的语气来看,好像还是善于居多啊,不想要要打他闷棍的样子。

    秦越语重心长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哟!当时的值班主任都被撸了,你可是把他们惹急了。”

    秦越毕竟不是管制圈子里的,就算有些消息,但是都不具体,无法对号入住,就光恐吓徐显了。

    当然了,以秦越这种惜命的性子来看,肯定是不会去的。因而,以他的观念,自然而言就会去劝劝徐显。

    这次迫降事件中,管制那边的表现极度糟糕。放行有问题,值班主任不在场,若非关注度都在飞行这边了,管制那边肯定要被冲烂了。

    “那我可要想想了。”徐显沉吟起来。

    “高度五百尺,航向道好,下滑道好。”冯俊这时候提醒了一下。

    “不说了,要落地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秦越擦好手和驾驶盘,也不再跟徐显瞎扯了,专注于落地了。

    感受着一波一波的耳膜刺痛,徐显看着已经清晰的跑道,不由感叹:“终于要结束了。”

    ......

    落地之后,耳朵果然好很多了。徐显寻思着自己这个状态明天还是别飞了,请个病假得了。今天这个航班恰好是有两个第一副驾驶在上面,他不舒服了,换个人倒是没啥事。可明天是二人制机组,要是明天再压耳了,别搞出个机组失能。

    感冒这玩意儿吃药不是很好使,还是需要时间走完一个流程才行。幸好,明天飞完会有三天休息期,干脆请个明天假,再加上后面的三天休息,大约感冒也能好得差不多了。

    在退场车上,秦越还在津津有味地跟徐显打听有没有给塔台那边打电话。一开始,徐显还觉得秦越这人和善没架子,可是相处时间多了,就发现这人实在嘴碎得很,唠唠叨叨的,实在烦得很。

    “越哥,我没打呀!”徐显已经第三次重复这几句了。

    秦越砸着嘴:“其实后面我想了一下,管制那边也不是全都受罚了。当天管制好像有一个还受到奖励了,说不得,就是那个人找你呢?感念你的大恩,想跟你分分钱呢?”

    “奖励?是当天的塔台管制吗?”徐显急忙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秦越一摊手:“你还是打个电话探探底呗,万一真是什么好事,不去可惜了。”

    “有道理,有道理!”徐显想着真要是那个收到奖励的人找他,那免不了请一顿饭,自己还能白捞一顿好吃的。

    对于白吃白喝的事情,徐显一向是非常热衷的。

    车子到了公司门口,众人拿着箱子下去,临要分别的时候,秦越还将徐显拉在一边:“咱们两个都是运气不太好的人,气场不合,你看今天一个小小的感冒就压耳成这样,说明什么?老天爷都不想让我们一起飞!以后,万一再排到咱们两个人一起飞,你要不尽力把班甩一下?”

    一般来说,机长的航班任务都会比较密。就算有机长甩班,都没人接。所以,秦越只能让徐显那边努力一下,副驾驶甩班,接班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两个老倒霉蛋还是不要凑在一起了。

    徐显一听秦越这话,眼睛都亮了,他是很难不支持啊!他以前又不是没有感冒过,哪里压耳压成这样的。

    他们这两个人肯定是五行相冲,不能见面,不然说不定就会出些问题来。

    “越哥,你也发现了?这话我记住了,我也正有此意。”徐显拍着胸脯保证道。

    虽然徐显不算怕飞机出什么幺蛾子,但是能少出还是少出为妙,他又不是心里有问题,就盼着出特情。

    两个心有灵犀的男人相视一笑,画面极为刺目。

    “笑什么呢?”

    此时,一个女声插入进来。秦越转头一看,待到看清来人,浑身一个哆嗦:“李......谨言!你怎么来这儿了?你不是在天宁吗?”

    唤作李谨言的女子身材极为高挑,甚至就比徐显矮了一点点,一头飒爽的短发让其看上去颇有几分英气。

    “滇云都是你家的?我不能来吗?”李谨言狠狠地掐了一下秦越的腰间,看得徐显都是心惊肉跳。

    如此场景,徐显实在不好在待在现场了,便是跟秦越打了声招呼:“越哥,那我先走了。”

    说完,跟李谨言礼貌地笑了一下,就准备撒丫子走人。

    只是刚刚转身之际,身后又是传出李谨言的声音:“徐显,过两天我去找你!”

    徐显脚步一顿,转过身来,一指自己:“找我?”

    “对啊!不要叙叙旧吗?”李谨言笑道,直接一把扯过秦越的手腕,拖着秦越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而一脸迷茫的秦越则是凑到李谨言旁边:“你们认识?”

    “小时候认识!”李谨言道。

    “小时候认识?不对啊!你爸不是......嗯?他该不会是二十年前的那个小孩子吧?”秦越脸上尽是震惊。

    李谨言脚步瞬间停住,扣住秦越手腕的右手转而抓住他的衣领,将其直接拉到自己近前:“所以,你给我记住,如果还想好好活着,以后最好不要跟他一起飞。两个惹事精凑一块,不出事才怪!”

    “别激动,别激动!”秦越赔笑着:“我也不知道那位来头这么大啊!我已经很倒霉了,这兄弟比我还牛!那是踩着特情出生的,比不过,比不过!”

    李谨言笑了:“质量上你是比不过他,可是从数量上来看,你可是把他远远甩在后面了。”

    “彼此彼此,见笑,见笑!”秦越打了个哈哈,极好地掩饰了脸上的尴尬。

    “少废话!”李谨言拖着秦越又开始走了起来:“上次在天宁不告而别是什么意思?今天不给我说清楚,我就废了你!”

    “别,别!火气太大对身体不好!别扯我衣服了,扯坏了!”

    伴随着秦越凄惨的嚎叫声,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徐显的视野中。

    “什么情况?”徐显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回想起李谨言的面相,他应该是不认识才对。不过,却是有种相熟的感觉,非常玄幻。

    “算了,不管了!只要不是债主就行!”徐显唯一怕的就是徐景扬的那几个债主,其他人也都还好。

    抛去脑中的杂念,徐显回去准备室交了任务书,油单,舱单和资料包。顺便去直接去找了航医。

    “你要请病假吗?”航医看着面色如常的徐显,皱起眉头:“你什么问题?”

    “感冒,压耳!”

    “压耳?今天吗?”

    徐显点头:“就今天!我感冒确实不严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压耳特别严重,都快失能了!”

    “失能了?这么严重?”航医怔了一下:“那你要请几天,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

    徐显这种情况明显是不能再飞了,万一航班中出了问题,那她可是担不起。

    “就明天的班,后面还有三天休息,应该够我痊愈了。”徐显按着自己计划的,跟航医说道。

    “就一天是吧?”航医确认道:“你叫徐显?名字后面有数字吗?”

    航医已经在电脑上找徐显的名字了,不过整个集团那么多人,保不齐还有叫徐显的,所以航医必须要确认徐显后面的数字。

    “没有,没有数字。”

    “嗯!”航医应了一下:“那我跟调度席那边发了邮件,取消你明天的航班!不过,你要在四十八小时内补齐医学资料,就是......病历本,药笺,发票和病假单!去的医院必须是公立的三甲医院啊!小医院或者是私立医院我们是不认的。”

    这些都是常规操作,两天的时间补齐,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

    “要是不给我开病假单咋办?我这事实上就是感冒而已......”三甲医院的病假单不是瞎开的,有时候医院看一些小病就不愿意开病假单。

    “到时候如果实在开不了病假单,你就发邮件给你们中队长说明情况,抄送给我。要是你们中队长回复同意,那就无所谓了。不过,你还是尽量把病假单搞到吧!”航医道:“还有,你这次压耳这么严重,回去好好休息,别发展成中耳炎了!”

    “嗯,知道的!”

    搞定完病假的事情,徐显出了公司大楼,想起塔台管制的事情,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先回个电话过去。

    徐显手机通讯录里是存了滇云塔台的工作座机号,拨过去之后,嘟了几声就有人接了。

    “你好,我是星游6778的副驾驶......”

    “知道,知道,徐显是吧!”电话那头的人都不用徐显表明身份的,立时就认出了徐显。便是听电话那头传来声音:“盛哥,这边,徐显!”

    随着一阵噪音,电话那头好像换了人,开头就是说道:“徐显大哥吗?”

    “徐显大哥?”徐显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还是忍着应道:“是我!刚才你在频率里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徐哥,我是昆阳河迫降那天跟你通话的塔台管制郑盛啊!那次事情里,我收到局方奖励了。想着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都是沾了徐哥的光,你看方便的话,有时间出去一起吃个饭吗?”

    我去!还是真是能捞到一次白吃白喝的机会?

    不过,流程上还是要客气一下的。

    “让你破费了多不好啊!”

    郑盛豪气道:“没事,没事!都是应该的!对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正好跟你说下!”

    “什么事?好事,坏事!”徐显心里一凛,本能地问道。

    “算是好事吧!电话里说不清楚,你看到时候吃饭的时候,慢慢说,行不?”

    “这样啊!”徐显装模作样地等了一下,看似是在思考,最后才勉为其难地说道:“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一听徐显答应了,郑盛分外高兴:“那徐哥我就想去找地方,定了地方和时间,我就跟你说!你看方便给我一个号码,我后面要联系你的。”

    “哦哦,可以!那我说了。”

    “你说嘛,我记着!”

    “15369873269!记了?”

    电话那头等了一下才是回道:“记好了!”

    “行,那你定好了跟我说下!”

    “没问题!”

    挂了电话,徐显嘴巴都咧开了,又能蹭一顿好吃的,完美。而且,听郑盛说还有什么好事,那不是双喜临门?

    难不成自己这是要转运了?

    正当徐显乐不可支之时,耳朵又是传来一阵疼痛。

    “这TM怎么还在疼?”